乱系列第九十部分阅读 鸣人h纲手

二丫 2021-09-09

暗夜,夜色衬着天空迷朦着一团雾气。

帝都。

一座小小的四合院。

疼痛袭来,莫言缓缓的睁开了双眸,灼亮的烛光刺得她的眼睛一片刺痛。

入目,是几个蒙着面巾的男子,却除了那面上的面巾之外,个个都是赤身露体。

那光果的胸膛,还有那毫不掩饰的下半身……让她惊惧,可她,却说不出半个字来,她的口中被塞了一块软布。

“醒了。”看到她睁开眼睛,一个男子邪笑着说道。

“妞,真美呀,让哥先疼疼你。”一只大手说着就向她的身上摸来。

天,她这是在哪里?

这是在演戏吗?

可无论她怎么回想,她也想不出她有答应过哪个电影公司要拍戏。

“三哥,让我先来吧。”

“去去去,五弟,亏你还叫我一声哥,既然叫了就不许跟三哥抢,这小妞真俊,水灵灵的就象一颗嫩白菜,一会儿我上了之后自然就轮到你了。”

莫言听着那每一个字,她的心已经慌了,此一刻,她就想到了四个字:先奸后杀。

“呜……”她试着挥动手臂,可她的手腕早已被一个铁环箍住而锁在一旁的床柱上了。

莫言这才注意到她所在的房间极尽的华美精致,绫罗绸缎,薰香半燃,而她身下的这张床更象是特制的,是专门绑着人用的。

此时,不止是她的手腕被绑在床柱上,甚至连她的脚踝也亦是。

先奸后杀,她不会歹命的才一穿越到这个未知的世界就遭遇到如此不堪的折磨吧。

舌尖推向她口中的软布,那她还不如咬舌自尽,也落得一个干干净净…

“呜……”那软布终于被她的舌尖移开了一点点,想也不想的,她的牙齿奋力的就咬向她的舌尖。

痛。

很痛很痛。

那是锥心蚀骨般的痛。

可她,却只想要在这疼痛中睡去。

身上,一片清凉,清凉的让她只想死去。

口鼻间,血腥的味道满溢。

身子轻飘飘的,她的手腕与脚踝似乎是被解开了束缚,然后,她被人狠狠的就摔在了地上。

凉,那冰冷的地板触碰着她裸露的肌肤让她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

意识,还是迷糊的。

让她不知道她现在是生还是死。

蓦然,“嘭”的一声响,伴着这响声的是她的身上被浇上了冰水。

那水,不知道放了多少的冰块,让她原本就冷颤的身子只更加的冷寒了。

抖嗦着身体,打了一个又一个喷嚏之后,身前,便有人道:“想不到这小妞还这么烈,居然以死抗争,大哥,怎么办?”

沉吟,那被唤作大哥的男子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停顿了几秒钟,然后突然间说道:“给她加点料,也好慰劳慰劳兄弟们。”

“大哥,好主意,来呀,快将那娱心丹呈上来。”这么好的主意怎么现在才想起来,都怪这妞太美了,让他们哥几个猴急的连那征服女人的绝招都忘记用了。

一粒粉红色的药丸很快就被送到了莫言的唇边。

她想要抗拒,可她现在,连咬牙的力气也没有了
下颌被一股力道猛的抬起。

男人的手没有怜香惜玉,而是迅即的将那粒药丸送入了她的口中,随即是水,再捏着她的鼻子让她只能被动的无措的屈辱的咽下了那粒粉红色的药丸。

静。

四周很安静。

莫言真恨不得她刚刚的咬舌自尽成功了,可偏偏,她现在什么也做不了。

黑压压的人影就在她的头顶。

一只狼手一弯腰就抱起了她,一块布擦干了她被冷水浇湿的身体,然后,她重新又被放在了那张大床上。

手腕与腿踝重新被缚住了。

两个男人,已经欺身而上。

门,却在这时忽的开了,一道男声冷冽的低喝过来,“放开她。”

莫言迷乱的循声望了过去,可是却怎么也看不清楚那个人的面容。

床前,她听到了打斗声。

那人,他是来解救她的吗?

她很难受,很难受。

很快的,打斗声便渐渐弱了下去。

就在她再也无法忍受的时候,一只手温柔的除去了她手腕上与脚踝上的束缚,然后用她身上的长衫轻轻的包裹住了她的身体。

周遭,很静很静。

可她却嗅到了一股子血腥的味道。

却只一瞬,她的鼻端就被男子好闻的沉香的气息所覆盖。

他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身子,就向他的身上蹭着,即使是隔着衣衫,她也渴望能触碰到他的身体。

可男子,却根本不理会她,身形一起,转眼间就抱着她冲出了身后那个带给她无尽屈辱的房间。

夜风,徐徐袭来,吹拂在身上的时候,却让她只更热更热。

渐渐恢复了生气的小手已经不老实的搂紧了身前男子的颈项。

不知道他是谁。

可她知道,他就是拯救她生命的人。

男人无视她的举动,只是,那飞掠的速度越来越快,快的让她感受到了风正呼呼的从她的耳边吹过。

不知道他这样抱着她走了多久。

当他终于停下来的时候,她嗅到了一股子花香,淡淡的,那是莲的气息。

“主人,这位是?”

“快去备水,给她沐浴,不然,她身上脏的根本不配留在这园子里。”那是极厌恶的声音……

可一切,都已经发生了。
乱系列第九十部分阅读 鸣人h纲手
她已无力也无法去改变什么。

很快的,她被抛进了一个宽大的浴桶中,那水面上飘浮着一片片的花瓣,一个女子轻柔的搓洗着她的身体,而那男人,早已不知去向。

那水,让她更加的难受了。

门,又次开了,她又嗅到了那股子让她熟悉的沉香的味道,只是这一回,那男子的身上显然增加了水的气息,原来,他也去沐浴了。

他是讨厌她身上的脏吧,所以,他要洗去她留在他身上的所有的让他以为肮脏的味道。

其实,即使他不说,她也知道她身上很脏,很脏。

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将那几个臭男人的手跺下来,来还她一个冰清玉洁的身子。

男人走了过来,低声向浴桶边的小丫头道:“玲儿,下去吧,这里不必侍候了。”

“是。”
极柔顺乖巧的女声,这男子一定是这园子里所有女子的偶像与心恋的对象。

“之若,来,我喂你吃药。”

说话间,就在那水气之中,一只手就在这一个夜里第二次的送给了她一粒药丸。

可她,却是乖乖的,甚至连水也不必送服就含住那药丸而咽了下去。

只因,这药丸是这男子所给。

而他,是她的恩人。

身体里的火热慢慢褪去,意识也开始渐渐回笼。

莫言微微仰首,床前,男子无声伫立,她这才发现他是那么的高大,他的身影压迫着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之若,他之前是这样称呼她的。

那她,就是这个陌生的世界里一个叫做之若的女人了。

情药尽去,可她脸上的潮红犹在,一双水漾的眸子里写满了清澈,她想要说一声谢谢,可张张嘴才要说出来,却随即又觉得对他为她所做的一切只说谢谢有些太矫情了。

他这般救了她,又岂是一个谢字可以还报的。

就在她直视着他的时候,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探向了她的额头。

他的手指是冰冰凉凉的,那触感让她浑身一颤,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可是情药已褪了的她现在最怕的就是男人的碰触了。

只为,记忆里的那些难堪。

“解了。”却就在她心慌的时候,他简单的说出了这两个字。

她点点头,她现在很正常,那情药的确是解了。

“桌子上有银两,明天你就可以离开了,或者回家或者继续出走那都是你的事,不过,你别指望你出了事我会再出手相救。”男子淡淡的眸子里无波无澜,让她怎么也看不透他现在在想什么。

原来,她是离家出走了。

可她的家在哪里?她又是为何而离家出走的呢?

一切,都是一团谜,她什么也不知道了。

微一侧头,莫言看到了桌子上的那个男子才说起的小包裹,那里面有银两,那就说明眼前的这个男人并不想看着她无依无靠看着她身首异处的,所以,他才会救了她,也才会继续帮她。

想到这里,望着他都让她心里一暖……

家,那会是一个多么温暖的地方呀,说不定是她跟爹跟娘吵了架,所以,一生气就跑了出来。

回家吧,有爹有娘疼该有多好。

可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她现在只知道她叫做之若。

“你,可以送我回家吗?”

“回家?你确定你要我送你回家?”男子的唇角弯起好看的弧度,有些诧异的问道。

她点点头,不管发生了什么,家总是家,亲人也总是亲人,那是无法改变的血浓于水的关系。

他的手指又是一探,随意的一点她的额头,“秦之若,你确定你没有发烧你没有在说胡话吧?”

怎么了?

为什么他有此一问?

迷惑的眨眨眼睛,她直接说道:“我好端端的,既然你不想我留在这里,那我自然就想回家了。”
下一篇
女主从小用玉器调教 水氏杨花与十二轿夫1
上一篇
给老师教师节的祝福语 写给老师的话简短真实
相关文章
  1. 女主从小用玉器调教 水氏杨花与十二轿夫

    不料一关门,雷云开口,是不是寂寞了,进来。 流氓,我想喝水。 肖霜一愣,未料到雷云看的竟是些很有深度书。 水在那茶几上。 肖霜未吭声,走了出去,她不想打扰雷云。 突然,...

    0 2021-09-29

  2. 乱系列第九十部分阅读 鸣人h纲手

    暗夜,夜色衬着天空迷朦着一团雾气。 帝都。 一座小小的四合院。 疼痛袭来,莫言缓缓的睁开了双眸,灼亮的烛光刺得她的眼睛一片刺痛。 入目,是几个蒙着面巾的男子,却除了那面...

    0 2021-09-09

  3. 给老师教师节的祝福语 写给老师的话简短

    给老师教师节的祝福语整理分享,是您用一点一滴,让我们在成长的路上不再迷茫;是你用一笔一划,让我们遨游在知识的海洋;教师节,感谢您的好教学,祝您健康生活!!以下是小...

    0 2021-09-01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