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不可以坐不下去 说还逃不逃了 惩罚

二丫 2021-09-19

忙活了一个上午,李南才将报名之人的信息全都整理完毕了。

“大人,一共有六百三十三人报名,您请过目。”

李南将考核之人的信息呈了上去。

“我知道了,准备考核吧!”

这些小事全都交给了李南,秦子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下午时分,李南按照秦子墨定下的规矩,考核筛选。

最后只有七十四人通过了。

内阁要的是精兵,不是杂鱼。人数多少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绝对的干净。

“大人,请吩咐。”

黄昏临近,李南带着通过考核的七十四人来到了内阁大殿。

秦子墨放下了手中的公务,示意李南可以先行下去。

然后,秦子墨拿着通过考核的名单,他要再帅选一遍,看看还有哪家的探子隐藏在其中。

“王云,出列。”

秦子墨念到了一个名字。

一个中年男子身体不动声色的一颤,上前半步:“小人王云,见过大人。”

秦子墨打量了王云几眼,让王云不由自主的冒出了冷汗。

“你好像很怕我?”王云不敢直视秦子墨的眼睛,眼神微微有些闪避。

“大人威名远播,小人自然有些敬畏。”

王云低头说道。

“是吗?”秦子墨轻轻敲着桌子,开口道:“你是孙家的人吧!带句话回去,不用搞这些小动作,有什么想法直接出手就行了,我全都接着。”

君皇顾星辰的消息渠道很强,一个下午的时间就将报名之人的祖宗十八代都调查的一清二楚了。

“大人说笑了,小人不知道什么孙家。”王云的身体明显的一抖,惊讶且畏惧。

“滚出去,别让我再说第二遍。”

秦子墨收起了嘴角的轻浮笑容,不容置疑。

王云迟疑了一下,对着秦子墨鞠了一躬,转身离开了。身份已经被识破了,要是在待下去话,肯定是死路一条。

“各大世家的人都滚吧!别让我一个个揪出来。”

秦子墨慢慢合上了双眼,小憩一会儿:“一刻钟之内不滚,后果自负。”

众人见此,一个个都焦急忐忑,心中做着巨大的斗争。

终于,各大世家的探子还是扛不住秦子墨的威压,全都转身离开了。

一刻钟以后,七十四人最终只剩下了五十人。

等到秦子墨再次睁开双眼时,多次审核,确认了留下来的人都没有猫腻。

杨冰这时候从后院走了进来:“我要二十个人。”

“自己挑吧!”秦子墨一早就答应了杨冰。

杨冰的眼力毒辣,直接挑走了二十个好手。

李南一脸苦涩,他忙活了半天,最后却是给杨冰做嫁衣了。不过,大家都是为了内阁和大人办事,吃点儿亏也没办法。

“其余的人都归入白虎堂。”秦子墨吩咐道:“下面的规矩该怎么定,就由你自己去琢磨,别让我失望。”

“大人放心,属下一定不会让大人失望。”

李南拱手说道。

“都下去吧!”

秦子墨挥手示意。

夜渐深,秦子墨手里拿着两张欠条,若有所思。

薛宁急急忙忙的冲到了大厅内,躬身道:“大人,大厅到了他们的下落,此时正在锦绣楼寻欢作乐。”

薛宁之前多次顾前顾后,差点儿错失良机,被秦子墨贬为了普通的侍卫。要不是这样,如今白虎堂的堂主就不是李南,而是他薛宁了。

不过,秦子墨打算再给薛宁一次机会,让薛宁去打探世家公子的下落。

这件事让薛宁很有触动,只恨自己有时候顾虑太多,一直暗暗后悔。前两日得到了秦子墨的召唤,薛宁发誓一定要无条件遵从秦子墨的命令。即便是死,夜在所不惜。

“不愧是世家弟子,都是锦绣楼的常客了,真是有钱哪!可是,这么有钱,却偏偏欠着我内阁的钱不肯还,真是让我为难。”

秦子墨拿着手里的两张欠条,扔给了薛宁:“你觉得该怎么办呢?”

薛宁咬牙道:“要么还钱,要么偿命。”

薛宁知道,这是他此生最后一次机会了,要是再不好好把握,一辈子都难有翻身之日。所以,与其畏畏缩缩的活着,倒不如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面拼一把。

“今夜白虎堂的人可让你调动,要么把钱带回来,要么把人带回来。”

秦子墨扔给了薛宁一块令牌:“你可敢?”

“大人之令,属下万死不辞。”

薛宁双手紧握着令牌,眼底冒着凶光。

“去吧!”

秦子墨从薛宁的眼里看到了不畏之色,他相信薛宁不会再犯之前的那种错误了。

加上今日招募的人,白虎堂一共四十八人,全都穿着统一的黑色的鲤鱼长袍,腰间挎着一把长刀,威风凛凛。

四十八骑乘着战马,目标锦绣楼。

虽然有三十人刚刚加入,但是他们都是无依无靠之人,都是愿意拿生命去搏一个前程,根本没有退缩。

锦绣楼屹立南玄国多年,从来没有人敢在锦绣楼闹事,无数人连想都不敢想。

今夜,注定不会太平。

冷风瑟瑟,吹打在了秦子墨的身上。

“你让这群小家伙去锦绣楼拿人,这不是让他们找死吗?”

杨冰从侧殿走了过来,望着锦绣楼的方向,直言道。

“没有经历过生死,怎能算我内阁之人?”

刚刚加入了一批新人,秦子墨当然要好好考验一番,才能够确定这些人的忠心。

夜里冷,秦子墨披上了一件雪白色的貂皮大衣,准备出门。

“要我跟着吗?”

杨冰担心秦子墨一个人难以应付。

“不必了,你还是忙自己的事情吧!朱雀堂只要稳定运转了起来,内阁才没有后顾之忧。”

秦子墨拒绝了杨冰的好意,一个人走出了内阁府衙。

秦子墨当然不会真的要手底下的人去找死,只是为了历练他们而已,再者就是试探一下锦绣楼的深浅。

京城的夜景,美不胜收。

锦绣楼,载歌载舞,浓郁的酒香味弥漫在每个角落,让人沉醉。

哐当!

一声巨响,薛宁带着白虎堂的人,一脚踹开了紧闭的锦绣楼大门。
顿时,锦绣楼内的所有人转头看来。

数百双眼睛盯着薛宁和李南等人,要说心里不发怵,肯定是假的。

身为内阁之人,当行内阁之事,死就死吧!

“放肆!你可知这是何处?”

锦绣楼的大门都被踹开了,这可是多年来未曾发生过的事情了。

距离上一次锦绣楼的大门被踹碎的事情,还是八九年前去了。

“锦绣楼,某家自然知道。”

薛宁鼓起勇气,面色威严:“刚才某家一直敲门,可惜无人打开。所以,某家只能将大门踹开了。”

一开始薛宁还很客气的敲门,可是没有一个人理会。于是,薛宁狠下心来,直接用力的踹开了大门。

薛宁的耳畔仿佛回荡起了秦子墨曾说过的一句话:“身为内阁之人,你们只需要明白一点,无论是王侯将相,还是豪门世家,都不需要心生畏惧。我在,纵然是把天给捅破了,也没有多大的关系。”

大不了一死而已,何惧之有。

锦绣楼内高手众多,全都露出了头,虎视眈眈。

“明知是锦绣楼还敢放肆,你有多少个脑袋可以掉?”

一名黑衣人挡在了薛宁等人你的面前,眼神浮现出了杀意。

薛宁从黑衣人的身上闻到了危险的味道,不过依旧不惧的从腰间拿出了一块令牌:“内阁办事,还请锦绣楼行个方便。”

内阁?

一时间,锦绣楼内的人全都皱起了眉头。

客人们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对内阁深感佩服。敢在锦绣楼闹事,胆子不是一般的大。

这段时间,内阁搞出来的动静可不小。一开始没有人在乎突然出现的内阁,现在可不同了,谁也不能无视。

“内阁又如何,我锦绣楼打开门做生意,还没有怕过谁。”

黑衣人的人物是维护锦绣楼的名声,只有这样,达官贵人才会放心的在锦绣楼风花雪月。正是因为锦绣楼安全,才成为了南玄国最有名的销金窟。

啪嗒!啪嗒!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伴随着一道不悦的话音:“内阁好大的威风,敢来我锦绣楼惹事。”

锦绣楼的高手全都转身望向了说话之人,鞠躬行礼。

一众达官贵人和婀娜多姿的女子全都噤声了。

来人便是穆言欢,锦绣楼的当家人。

“奉阁主之令,寻户部尚书之子余慕白,兵部侍郎之子孙乾。”

薛宁硬着头皮和穆言欢对视着,大声说道。

“找人去别的地方,来我锦绣楼是什么意思?”

穆言欢的眼神凌厉,随时都有可能下令让一众高手动手。

“据打探,余家公子和孙家公子此时正在锦绣楼。”

薛宁昂头而道。

锦绣楼的大厅内,很多客人倍感有趣的饮着美酒,欣赏着这一场戏。

“不知死活的东西,好多年没有看到这么愚蠢的人了。”

“也不看看这儿是什么地方,居然敢在此地闹事,嫌自己活得太长了吗?”

“即便是王公贵族都不敢得罪锦绣楼,一个刚刚冒出来的内阁,跳的未免太高了点儿吧!”

众人都是京城有名有姓的人物,深知锦绣楼的势力有多么可怕。

一些客人直接开盘,下赌注,就赌内阁之人有没有胆子在锦绣楼抓人。

“锦绣楼没有什么世家公子,只有客人。内阁想要找人,来错地方了。”

锦绣楼屹立京城多年,除了那个人以外,还从没有向谁低过头。即便是当今君上,都没办法威胁锦绣楼,甚至还要客客气气的。

毕竟,锦绣楼赚得多,上交的税自然也多。

至于那个人,不提也罢。

“既然如此,那就得罪了。”

薛宁没有退缩的余地,就算是死,也要完成大人的命令。

“兄弟们,给我搜!”

薛宁大手一扬,身后的众兄弟都咬紧了牙关,将腰间长刀拔出。

“人死鸟朝天,有什么好怕的。”

白虎堂的众兄弟望着锦绣楼的高手,做好了一切准备。

内阁的这批人,难不成真敢动手吗?

客人们瞪大了双眼,露出了吃惊的神色。

“敢来锦绣楼闹事,死!”

得到了穆言欢的眼神示意,锦绣楼的高手全都握紧了拳头,杀意凛冽。

轰隆!

一瞬间,大战爆发,一阵阵兵器碰撞的刺耳声响彻至锦绣楼内外。

薛宁和李南等人的修为都只是玄灵境巅峰,扛不住锦绣楼高手的杀招。

锦绣楼能够屹立多年而无恙,肯定是有地灵境的高手。所以,白虎堂众人渐渐招架不住了。

没用多久,薛宁等人全都被打飞倒地,皆口吐鲜血,体内的气血紊乱。

“切!我还以为来了什么高手,原来就是这种货色。”

“快点儿给钱,你们都赌输了。”

“一群废物,害得我输了六千两,真是废。本以为你们好歹可以撑个半炷香的时间,谁知这么一会儿就被踩在脚底下了。”

看热闹不嫌事大,许多人一边品味着美酒,一边起哄的下注。

薛宁等人全都躺在了地上,脖子上被架了一柄锋利的长刀。只要穆言欢一声令下,那么薛宁等四十多人便会成为一具尸体。

不知为何,薛宁毫不畏惧死亡,而是用冰冷无情的眼睛盯着锦绣楼的每个人,似乎想要将他们每个人的模样都记下来。

今日刚刚加入内阁的人,心里或多或少都有些害怕,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发声求饶。他们能够通过考核,自然不会是贪生怕死之辈。

“谁给你们的勇气,让你敢来锦绣楼闹事?”

一名黑衣人踩在内阁之人的胸口上面,恶狠狠的说道。

这名内阁之人本就受了重伤,如今又被狠狠的踩了一脚,双眼泛着血丝,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就算如此,他也没有大喊大叫,而是选择了咬牙坚持。

“我给他们的勇气。”

突然,有一道身影出现在了锦绣楼的大门口。

今晚的秦子墨披着一件雪白色的大衣,双手垂在身侧,缓缓踏了进来。

哗——

瞬间,薛宁等人的眼中出现了希望之光,还有一丝愧疚。

在场所有人,尽皆呆滞。
内阁之主,秦渊!

这可是最近响当当的人物,将整个京城搅动的翻江倒海。

“把你的狗蹄子移开。”

秦子墨看向了踩在自家属下的黑衣人,不咸不淡的说道。

黑衣人并没有所动作,沉默不语。内阁之主又如何,这里可是锦绣楼,不是谁都能撒野的地方。

几个呼吸以后,黑衣人依然没有移开自己的脚。

唰!

就在此刻,一道寒芒闪过。

秦子墨以一种旁人难以看清的速度,用力踢了一脚地上的一柄长刀,长刀如一道寒光乍现,砍在了黑衣人的左脚。

“啊……”霎时间,黑衣人的左腿直接被长刀削断了,倾倒在地,惨叫连连。

血流如注,渗透了锦绣楼的地板。

“该死!”

锦绣楼的众高手这才反应了过来,欲要动手。

只是,当众人看到了秦子墨的眼神时,一个个都没有了下文。

这一双眼睛,如同无尽的深渊,吞噬着众人的灵魂,让众人直冒冷汗。别说对秦子墨出手了,就算是往前迈一步的胆子都没有。

毫不夸张的说,众高手觉得自己只要往前迈出一步,那么必死无疑。

这种错觉很诡异,却实实在在的充斥在每个人你的心底。

“让你挪开狗腿,你偏偏不听,唉。”

秦子墨白衣胜雪,望着被自己斩断左腿的黑衣人,轻声叹道。

“秦大人好威风哪!”

穆言欢深吸一口气,胸口一起一伏,似乎在竭力压制着自己的怒火。

“穆姑姑,咱们又见面了。”

秦子墨毫不客气的找了个雅座,对着不远处瑟瑟发抖的妙龄侍女说道:“拿一壶美酒上来,这大冷天的还得让我亲自跑一趟。”

妙龄侍女看了一眼穆言欢,害怕的双腿打颤。

“上酒。”穆言欢面如冰霜。

得到穆言欢的示意,妙龄侍女赶忙去取美酒。

很快,美酒摆在了秦子墨身旁的桌上。秦子墨自己倒酒,一饮而尽,转眼看向了薛宁等人:“让你们来讨债,你们跑到锦绣楼闹事干什么?”

“大人息怒,属下等人鲁莽行事,让大人为难了。”

薛宁和李南等人单膝跪地,低头受训。

众兄弟面无血色,身体摇摇晃晃的,略微有些寒心。本以为自家大人是来撑腰的,谁知进来就是训诫自家人。

锦绣楼内的人小声嘀咕着:“果然,内阁之主搞得动静在大,也不敢对锦绣楼动手。”

“你们确实鲁莽,一个个没长脑子似的。”

秦子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指着薛宁等人骂道。

薛宁等人一言不发,不敢抬头。

看到此刻的情况,穆言欢的脸色稍微好了一些,插嘴道:“秦大人,底下人这么办事,可是会为内阁带来很多麻烦的。”

传说中的内阁之主,不过如此。

众人心中鄙夷。

秦子墨似乎没有听到穆言欢的话,而是继续对着薛宁等人说着:“明知道锦绣楼里面卧虎藏龙,却偏偏要闯进来,这和送死有什么区别呢?”

“你们就不会动动脑子吗?比如偷偷的放火烧了锦绣楼,所有人都得出来,欠债的那两个小兔崽子不就跑出来了吗?”

“或者装成寻欢作乐的公子哥潜伏进来,里应外合,事情不就简单多了。我说你们哪!丢了自己的脸也就算了,还把我的脸也丢了。”

“要么咱就规规矩矩的,要是打算闹事了,就要将敌人一击毙命。别到头来搞得自己一脸窝囊样,听明白了吗?”

秦子墨品着美酒,语重心长的教导着。

秦子墨的这一番话,听得在场人一愣一愣的。

薛宁和李南等人猛然抬起了头,目瞪口呆。

咱没有听错吧!大人怪的不是咱们惹了锦绣楼,而是怪咱们事情闹得不够大?
好大不可以坐不下去 说还逃不逃了 惩罚

不愧是大人,霸道!

众兄弟对视了一眼,既惊讶,又激动。

“我要是没有听错的话,刚才他是在指责自家手下为什么不一把火烧了锦绣楼?”

“疯了,内阁的人全是疯子吗?”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要烧了锦绣楼,内阁之主是认真的吗?”

锦绣楼里面的客人全都懵住了。

穆言欢的表情瞬间凝固,渐渐泛起了难掩的怒意。

见无人回应,秦子墨轻轻敲了一下桌子:“都愣着干什么,听明白了吗?”

薛宁激动的颤了颤身子,大声喊道:“属下明白。”

紧接着,其余人全都回神过来,异口同声:“明白!”

“明白就好。”秦子墨欣慰的点了点头。

“秦大人,你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穆言欢站在三楼,低头看着秦子墨,脸上的怒意根本无法掩饰。

“内阁办事,锦绣楼居然敢阻拦,烧了锦绣楼都算轻的了。”

秦子墨素来不惧威胁。

穆言欢将自己的怒火压制到了心底,不禁大笑了起来。

良久以后,穆言欢用舌头湿润了一下嘴唇,眼神森寒:“秦大人,你当真要把我锦绣楼往死里得罪吗?”

“不不不,穆姑姑说错了。”秦子墨放下了手中酒杯,一本正经:“不是我要与锦绣楼为敌,而是锦绣楼要与我为敌。”

“你说什么?”

穆言欢完全不能理解秦子墨的话。

“内阁办事,锦绣楼大可行个方便,这样对大家都好。但是,锦绣楼不仅没有配合内阁,反倒是打伤了我这么多兄弟。”

秦子墨扫视了所有人一眼,无人敢与之对视,下意识的低下了头。

“可笑,你的人这般放肆,难不成我锦绣楼还得好生伺候着吗?”

穆言欢嘲讽道。

秦子墨认真的点头:“此话有理,确实是应该好好伺候着。”

“你……”穆言欢差点儿被气得吐血了。

众人傻愣的看着这一幕,完全颠覆的之前的猜想。内阁之主,当真这么霸道吗?他哪里来的自信?

“好了,我也不跟你多说废话。今日锦绣楼给你秦渊一个面子,带着你的人离开这里,不过要将那个踹烂大门之人的腿给砍了。”

不知为何,穆言欢总觉得和秦子墨成为死敌是一种极为不明智的选择,只好让步了。

下一篇
把她摆成跪趴的姿势 男人一晚上不停的要你
上一篇
藏玉纳珠肉肉 贵妇高官交换小说
相关文章
  1. 把她摆成跪趴的姿势 男人一晚上不停的要

    穆言欢自认为做到了最大的退步,算是破天荒的一次事情。 以往要是碰到这样的情况,锦绣楼定会不依不饶,用鲜血来洗刷屈辱。 这一次,锦绣楼只打算要薛宁的一条腿,便可让秦子...

    0 2021-09-19

  2. 好大不可以坐不下去 说还逃不逃了 惩罚

    忙活了一个上午,李南才将报名之人的信息全都整理完毕了。 大人,一共有六百三十三人报名,您请过目。 李南将考核之人的信息呈了上去。 我知道了,准备考核吧! 这些小事全都交...

    0 2021-09-19

  3. 藏玉纳珠肉肉 贵妇高官交换小说

    秦子墨一出现,百官便用一种排挤的眼神直视着。 秦大人,因为你滥用职权,危及皇朝,让年阁老现在都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你是南玄国的罪人,怎么还有资格出现在这大殿之上?...

    0 2021-09-19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