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下一下重重的撞着 好大好涨停吧

二丫 2021-09-19

数百精兵拦住了去路,长枪斜指。

随后,精兵分开了一条道路,诸多身份显赫的人物缓缓踏来。

“长安侯。”

“镇边将军。”

“兵部尚书。”

暗中有很多世家的耳目观察着,当他们看到出现的这些人时,吓了一大跳。

来者都是京城的显赫人物,跺一跺脚便会震动整个皇朝。

“秦渊大人,你这是打算去哪里呢?”

长安侯,年近四十,身材魁梧。

长安侯曾为南玄国出生入死,后来因为身体原因而退居幕后了。他一心为了南玄国,至今未娶,没有子嗣。

“城门口,执行律法。”

秦子墨一眼就认出了长安侯,眼底荡起了一层涟漪。

当年秦子墨和长安侯还相处过一段时间,算得上朋友吧!

现如今,物是人非。

“秦大人,王巡大人所犯何罪?”

长安侯负手而立,直言问道。

“杀人,收贿,不顾律法,欺上瞒下。”

秦子墨让薛宁将大理寺少卿王巡的认罪书拿了出来,公之于众。

众人沉默,这些罪名一旦坐实了,王巡必定会被满门抄斩。

“侯爷,诸位大人,我是被逼的,这些罪名都是假的。”

牢车内的王巡像是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大声喊道。

这时候,镇边将军上前半步,大义凛然:“秦渊大人,王巡有屈打成招的嫌疑,本将建议还是好好审查一遍再说。”

“关将军,你儿子欠了我五千两银子,想必你应该很清楚吧!明日我会派人前往贵府取钱,希望关将军可以先准备一下。”

秦子墨直接忽略了镇边将军的提议,微笑而道。

顿时,镇边将军的脸黑沉了下来,冷哼一声:“秦大人身为内阁之主,居然和一群初出茅庐的小辈打赌,说出去也不怕让人笑话。”

“不怕。”秦子墨的回答让众人哑口无言。

“诸位大人,还请让出一条路来。”

秦子墨没空和众人扯谈,午时于城门口问斩王巡,可不能耽误了。

“秦大人王巡乃是三品大臣,不能就这么定罪了。而且,就算王巡失职,也理应由大理寺审问判刑,内阁不能逾越了。”

很显然,朝中大臣没有让开的打算。

“内阁监察百官,哪里逾越了?”

秦子墨扫视了一眼众人,眼神寒冷,让人下意识的低眉,不敢与之对视。

王巡的死活,没有几个人会在乎。之所以长安侯等人会出面,只是不希望内阁的出现打乱了京城的平衡局势。

今日内阁问斩了王巡,明天有可能内阁的刀子就架在了他们的脑袋上。

因此,事关自身利益,他们不得不出面。

“请秦大人回府,待我等将此事奏明君上,再行定夺。”

长安侯很客气的拱手道。

秦子墨嘴角一扬,凝视着长安侯,冷言一语:“长安侯,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至于其余的,还用不着你来操心。”

长安侯一直恪职尽守,可不懂得变通。他自以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稳固南玄国的局势,实则被别人当枪使了都浑然不知。

“你……”长安侯指着秦子墨,愣是不敢说出威胁的话语,只好作罢。

“我再说最后一遍,让路!”

秦子墨没功夫和他们磨叽,扬声道。

镇边将军等人相视一眼,手心泛出了冷汗。他们足足调遣了五百精兵,拦住了通往城门口的道路。

他们看了一眼秦子墨,心中不由得发怵。

前几日秦子墨一人血洗北街,衣角不沾一滴血,这样的实力简直让人感到恐惧。但是,为了不让内阁站稳,影响朝堂的平衡,众人只能用尽一切办法去阻拦。

“凡拦路者,皆可视为叛国之臣;凡不敬者,皆是罪囚王巡的同党。”

秦子墨从腰间拿出了象征了君皇意志的白龙玉佩,面色威严,不容置疑。

“君上的随身玉佩!”

见此,长安侯等人神色大变,惊呼道。

“内阁之人,监察百官,先斩后奏,皇权特许。谁要不信的话,大可试一试。今日谁敢阻我,我就斩了谁!”

这是内阁崛起的第一战,秦子墨绝对不允许出现半点差错。

别说长安侯等人了,就算是当朝太子站在路中央,秦子墨都毫无顾忌的碾压过去。而且,事后秦子墨还会责怪君皇顾星辰,让其重新培养一个懂事的太子。

好在太子一直待在皇宫,陪同在君皇顾星辰的旁边,寸步不离。顾星辰不会让太子成为某些人的刀,他很清楚秦子墨的脾性,不敢大意。

哒!

秦子墨抓着战马的缰绳,双股用力的驱赶着战马前行。

战马的铁蹄一落,众人的心脏就会狠狠一震,灵魂颤栗。

“拿剑来!”

秦子墨右手一伸,薛宁立即将自己腰间的配剑递了过去。

然后,秦子墨骑乘着战马,握剑而行。

众人见秦子墨的架势,不禁想到了数日前血洗北街的事情。每当秦子墨往前一步,众人便会同一时间的往后倒退一步。

最后,退无可退,眼看着秦子墨的长剑就要抵在镇边将军和长安侯等人的脑袋上了。

“撤军!给秦大人让路!”

从秦子墨深邃如渊的眼神中,镇边将军看到了对生命的漠视。毫不夸张的说,今日要是镇边将军等人不退,只有死路一条。

镇边将军久经沙场,他闻到了死亡的味道,仿佛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鬼门关。

得到将军之令,数百精兵早就已经撑不住了,连忙退开到了两侧,让出了一条通往城门的大道。

“这一退,便预示着内阁的崛起将势不可挡了。”

暗中各方势力的探子立即将此事上禀。

虽然清楚自家大人很霸道,但是薛宁等人依然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内心暗道:“放眼皇朝上下,能够敢这么行事的存在,估计只有大人一个了。”

“秦渊到底是何方神圣,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处处透着诡异。”

秦子墨大摇大摆的押解着王巡,直往城门,无一人敢阻拦。

王巡心如死灰,双眼无神,他知道今日自己难逃一死了。

城门口,围拢了上千人。

午时已到,即将问斩。
秦子墨亲自坐镇于此,右手轻轻一挥,让手下之人将王巡带到了城门口。

“跪下!”

薛宁在秦子墨的示意下,狠狠的踹了王巡一脚,让其双膝跪地。

然后,秦子墨派人宣读王巡历年来的所作所为。

“大理寺少卿王巡,五年前受贿白银三万两,私自放走大理寺要犯。”

“三年前,王巡诬陷边疆守将,致死。”

“……”

大大小小足有十余件事情,都是王巡的“杰作”。

王巡身为大理寺少卿,不仅没有为南玄国呕心沥血,而且还在不断的啃食着南玄国的根基。

这样的人,怎能不杀?

“这些都是真的吗?”

“我听说西海的江洋大盗在数年前被逮捕入京,可是没过多久就被放了出来,继续作恶。原来这一切都是大理寺的缘故,我等以后怎能相信皇朝?”

“杀了他!把他挫骨扬灰!”

京城的无数百姓都动容了,他们知道天底下肯定有不少贪赃枉法的官宦,却没有料到腐烂到了这种地步。

秦子墨示意了一眼薛宁,说道:“时辰已到,行刑吧!”

薛宁的双手微微一颤,在他刀下的人乃是三品大臣,昔日高不可及的存在。如今,将由薛宁亲手来了结王巡的性命。

薛宁心中有些惶恐,更多的则是激动。

“别杀我,我还有用,我知道很多的事情,都可以告诉你们。”

王巡感觉到了阵阵寒意渗透到了全身各处,苦苦的哀求着。

薛宁愣住了,看向了秦子墨。

闻言,秦子墨慢慢的走到了王巡的身旁,蹲下了身子。

世人见此,眼神黯淡,心里咒骂着:“官官相护,果然如此。今天恐怕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暗中的各大世家略微松了一口气:“只要今日不杀王巡,有的是办法让内阁消失。”

“拖延住时间,诸位大人定可让君上退步,届时内阁将会成为一个笑话。”

京城中人,各有心思。

秦子墨蹲在了王巡的旁边,贴耳说道:“你很荣幸,由我亲手宰了你。”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王巡身体发颤,声嘶力竭。

“一个已经死去的人。”

秦子墨的声音很小,只让王巡一个人听得到。

话音一落,秦子墨以一种肉眼难见的速度从薛宁的手里夺过了长刀。紧接着,一刀斩落。

噗嗤!

王巡来不及惨叫,人头落地,鲜血流了一地。

王巡的脑袋朝上,谁也不知道他在死前的那一瞬间想到了什么。他瞪大的双眼满是惊恐和畏惧,那浓浓的畏惧之色似乎不是因为死亡,而是因为想到了某个人。

“以后我下令行刑,不要犹豫,明白吗?”

秦子墨将染血的长刀递到了薛宁的手里,教导道。

有时候心中产生的一丝犹豫,就会影响整个局面。

“属下谨遵大人教诲。”

薛宁低头抱拳。

死了!

王巡真的被问斩了。

世人心中的猜忌和谩骂在一瞬间消失了,而后眼神火热的看着秦子墨。

各大世家惊动,皆陷入了沉默。

“执内阁手令前往大理寺,接管大理寺的一切事务。若有不从者,当场格杀!”

“另外,调遣京都府的将士,抄了王巡的家!所有物资都带回内阁。”

“还有一点,彻查和王巡有关的人,凡犯了南玄国律法之人,依法处置。”

秦子墨穿着一件青色长衫,下令道。

薛宁等人没有任何犹豫,领命道:“是,大人。”

自今日起,内阁之名正式传遍南玄国上下,谁敢小觑?

京都府是驻扎军队的地方,禁军将士都是出自京都府。有着内阁手令和君皇的玉佩,就算京都府不爽也得听令行事。

不用一个时辰,整个京城都在谈论着王巡被斩之事。

“内阁的胆子,不是一般大哪!位高权重的大理寺少卿,说斩就斩,毫不含糊。”

“王巡作恶多端,罪有应得。只是,内阁怕是要成为众矢之的了,扛得住接下来的风暴吗?”

“你们是没看到阁主秦大人风采,可谓是霸道无双。依我来看,朝堂上的将军加起来都不及秦大人。”

内阁的名声,一下子轰动了。

数日前秦子墨血洗北街,今日又问斩王巡,怎能不让世人惊骇和畏惧呢?

秦子墨回到了内阁,派出了手底下的所有人。

秦子墨已经彻底让内阁名动九霄了,要是手下之人都还不会办事,可就真的是一群废物了。

京城响起了一阵阵铁蹄声,全都是冲着王巡的府邸而去。

直到黄昏,薛宁等人才回到了内阁。

一箱箱金银珠宝摆在内阁的大殿上面,将整个昏暗的大厅都折射的明亮。

“大人,王巡一家三十七口全部逮捕,正在审问。抄家共得十七万两白银,各种奇珍异宝足有三箱。”

薛宁禀报道。

果然,想要发财还是得抄家,尤其是这些贪官污吏,一个个富得流油。

“大理寺呢?”秦子墨询问道。

“回禀大人,大理寺卿许大人不肯接受管理,要求面见君上,由君上主持公道。我等不敢擅动,特来请示大人。”

薛宁低着头,做好了被责骂的准备。

秦子墨慢慢抬头,静静的看着薛宁,心中暗语:“难堪大任。”

之前秦子墨一再强调,凡阻拦者皆可斩杀,可是薛宁却顾前顾后,实在是让秦子墨失望。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薛宁此人,不可重用。

哒哒哒……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随之,有一个血淋淋的人走进了大殿内,躬身抱拳:“大人,大理寺已经控制住了。”

轰!

薛宁猛然抬头看着身边的人,眼神不可思议。他明明嘱咐众人不要轻举妄动,为什么会这样。

秦子墨很意外,看着眼前三十出头的黑脸大汉:“你叫什么名字?”

“属下李南。”

鲜血淋淋的黑脸大汉一脸恭敬。

“听说大理寺卿拦路,你是如何控制大理寺的?难道不怕吗?”

秦子墨问道。

“属下谨遵大人之令,凡阻拦者,格杀勿论。”

李南抱拳回答:“属下带人杀了一批人以后,大理寺卿直接吓昏了过去,属下将其扣押在了大理寺内,等候大人发落。”

大理寺身为皇朝重地,难道没有高手吗?

肯定有。

不过镇守在大理寺的高手,都在昨日被君皇顾星辰调回到了皇宫。所以,大理寺只剩下一些普通的士卒。

“有意思。”

秦子墨缓缓起身,看了一眼惶恐的薛宁,对着李南说道:“这事办的不错。”
“多谢大人夸奖。”

自从见识到了秦子墨的手段,李南就知道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他要出人头地,就必须要傍上秦子墨这棵大树。

听令行事,不惜生命,这就是李南的决心。

薛宁不敢带人杀进大理寺,李南敢!

“薛宁,将手中之权都交给李南,以后跟在李南的手底下多学习学习吧!”

秦子墨的命令不容置疑。

薛宁自知愧对了秦子墨的期望,没有什么怨恨,只是极为失落而已:“属下知道了。”

从现在开始,李南就是内阁的掌权之人。

“多谢大人,属下定不会辜负大人的栽培。”

李南激动不已,单膝跪地,以表忠诚。

“起来吧!下去好好养伤。”

秦子墨很欣赏李南,欣慰点头。

随后,秦子墨让人将这些物资都搬到了库房中。至于上交国库,别开玩笑了,这怎么可能呢?

以后内阁需要用钱的地方多得是,皇朝又不提供物资,不只有靠自己去获取。

第二天,内阁一共十八人全都聚集在此。

“从今天开始,内阁设立白虎堂,朱雀堂,暗影堂。你们全都归属于白虎堂,由李南任堂主一职。”

秦子墨宣布道。

“是。”众人并没有因为李南的崛起而感到惊讶,想必昨天晚上都已经得到了消息。

众人好奇的是秦子墨设立三堂,不知有何深意。

李南昨日带头冲锋,直接将大理寺给掌控在了手中。经此一事,得到了秦子墨的赏识。至于薛宁,能力是有,但性子犹豫,难堪大任。

若是以后薛宁改了这个毛病,秦子墨还是会重用他。

“李南,给你一个任务,拿着这些欠条去各大世家要银子。记住一点,愿给的就给,不愿给不勉强。”

秦子墨将五张欠条放在了桌上,深意一笑。

李南将欠条收好,行礼道:“属下明白。”
他一下一下重重的撞着 好大好涨停吧

愿意还清欠条,自然是最好。不愿意还的,秦子墨有的是手段对付。

“另外,发出告示,内阁于五天后正式招人。凡通过者,月例五十两,能力出众者另加赏赐。”

内阁的名头已经传出去了,是时候招些人了。

“是。”按照秦子墨的吩咐,李南立刻着手去办。

今日,秦子墨要亲自前往大理寺瞧一瞧。

此时的京城,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皇宫大殿之外,百官跪地叩首,希望君皇顾星辰收回成命,剥夺内阁的权力。并且,严加审查内阁之主。

如若不然,百官将集体罢官。

对于此举,君皇顾星辰只有一个回答:“孤感染风寒,不便商讨国事。”

顿时,百官彻底沸腾了,一个个都做出了要强闯皇宫内殿的动作,以死明鉴。

可是,顾星辰依旧没有理会百官。

虽然顾星辰渐渐脱离了对朝堂的掌控,但是隐藏的手段足矣应付这个局面,毫不担心。

“君上,糊涂啊!”

诸多大臣声嘶力竭的哀嚎着。

足足数个时辰以后,众人才心灰意冷的离开了皇宫。

“秦渊的实力不简单,可能是地灵境后期的高手。”

各大世家都在商谈着内阁和秦子墨。

修行一道,自人灵境开始,便是玄灵境、地灵境、天灵境。

诸多世家的家主都是地灵境层次的武者,堪称千人敌。

“秦渊以一柄寻常铁剑,不费吹灰之力的杀了两百多精兵,可能触摸到了天灵境的层次。”

偌大的南玄国,天灵境的强者不超过十指之数。

所以,没有人会去猜测秦子墨是天灵境的强者。因为南玄国内的天灵境强者的行列,没有一个人和秦子墨相符合。

“抓紧时间去查,一定要查到秦渊的来历,我就不信秦渊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大理寺被内阁暂时掌控住了,各大势力都感觉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危险气息。

京城,大理寺。

此时的大理寺被京都府的将士团团围住,不准进出。

秦子墨有着君皇玉佩,调遣一些士卒还是很简单的。

“此乃重地,不可擅入。”

大门口的将士挡在了秦子墨的身前,看起来都不认识秦子墨。

也是,秦子墨的名头虽然响亮,但见过他的人还不是很多。

秦子墨将内阁主令取出:“我乃内阁之主,秦渊。”

哗——

众将士猛然一颤,纷纷将手中的长枪收回,敬畏道:“见过大人。”

如今的京城,谁不知道内阁之主秦渊?

在所有人的眼中,内阁秦渊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刚上任没几天就搅动京城风云。

“带我去见许大人。”

秦子墨今日来大理寺,便是为了正式接管大理寺的事务。

随即,便有将士带着秦子墨来到了大理寺的深处。

大理寺卿许良被囚禁在了一间房屋内,已经骂咧了一整天了,嘴里一直念叨着要到君上那里告状,让内阁没有好果子吃。

“开门。”

秦子墨一声令下,大门打开了。

一眼落下,秦子墨看到了坐在屋内的许良。

秦子墨走进去,随手将门关上了。

“你安敢如此?”

许良身为二品大臣,何曾受过这般屈辱。

“我今天来这里,不是为了和你争辩。”

秦子墨不想和许良说一些无关紧要的废话,纯属浪费时间,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你老了,该告老还乡了。”

“你……你说什么?”

许良愣了一下,指着秦子墨的鼻子。

“大理寺乃是皇朝的重要机构,却在你的手里变成了藏污纳垢的地方。这么多年来,难道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许良确实没有贪污行贿,可他默认了下属之举,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不是看在许良对大理寺还有一些功劳的份上,秦子墨可不会这么客气。

“你不懂,有些事不是老夫一个人能够决定的。”

许良没有反驳,似是有难言之隐。

“我不想知道你的事情,与我无关。我只是来通知你,给你留最后一丝颜面。”

只有彻底掌控了大理寺,秦子墨才能慢慢的展开清洗。

“老夫要是走了,谁接管大理寺卿的位置?”

许良不愿舍弃高高在上的地位和滔天的权势。

“这就不劳许大人费心了,我自有安排。”

秦子墨不是来和许良商量,而是来告知他一声。

“若是老夫不同意呢?你能拿老夫怎样?”许良不肯低头,心里依然抱有着一丝侥幸。

下一篇
爸爸我想吃你的那里的棒棒糖 bl顶弄低喘
上一篇
第一章做到你松为止 熟女的哀羞
相关文章
  1. 爸爸我想吃你的那里的棒棒糖 bl顶弄低喘

    从未听说燕竹客有过弟子,这不可能。 很多人都不相信这个事情。 但是各种线索都指向了燕竹客,让人不得不信。 燕竹客是谁? 南玄国鼎鼎有名的天灵境强者。 南玄国的天灵境强者...

    0 2021-09-19

  2. 他一下一下重重的撞着 好大好涨停吧

    数百精兵拦住了去路,长枪斜指。 随后,精兵分开了一条道路,诸多身份显赫的人物缓缓踏来。 长安侯。 镇边将军。 兵部尚书。 暗中有很多世家的耳目观察着,当他们看到出现的这...

    0 2021-09-19

  3. 第一章做到你松为止 熟女的哀羞

    秦子墨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锦绣楼的管事人当然不能坐视不管。 原来公子就是名震京城的内阁之主,如雷贯耳。 一个中年女子从锦绣楼的一间雅阁走出,身后紧跟着六名容颜俏丽的...

    0 2021-09-19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