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做到你松为止 熟女的哀羞

二丫 2021-09-19

秦子墨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锦绣楼的管事人当然不能坐视不管。

“原来公子就是名震京城的内阁之主,如雷贯耳。”

一个中年女子从锦绣楼的一间雅阁走出,身后紧跟着六名容颜俏丽的女子。

她叫穆言欢,是锦绣楼的执掌者,至少明面上是。

秦子墨转头看向了穆言欢,心中暗道一句:“八年过去了,锦绣楼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秦子墨认得穆言欢,可穆言欢现在却不认识秦子墨了。

谁还会记得一个死去的人呢?

而且,秦子墨将自己的脸型微微调整了一下,模样有了不小的变化。

“想必你就是锦绣楼的穆姑姑了。”

京城的达官贵人很尊敬穆言欢,皆称其为穆姑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秦子墨自然不会拂了穆言欢的面子。

“阁主乃是大人物,妾身当不起这一声姑姑。”

穆言欢走到了大厅中央,朝着秦子墨欠身行礼,一言一行让人如沐春风。

“穆姑姑亲自现身,所为何事?难不成是想赶我出去吗?”

秦子墨依旧淡定自若,根本不怕得罪锦绣楼。

一旁站着的薛宁,他的衣衫早已被冷汗浸湿了。

“阁主说笑了,您乃朝中一品大臣,位列三公。您能够降临锦绣楼,是我锦绣楼的福分,好生伺候都来不及,怎敢无礼驱赶呢?”

很显然,穆言欢这是出来打圆场了。事关锦绣楼的颜面,以及牵扯到了各大官宦子弟,要是穆言欢不出来做个调解,事情怕会变得更加的麻烦。

“我不喜欢弯弯绕绕,要是穆姑姑没有其他的事情,那么就请上楼吧!”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穆言欢这是为了调解此事,可秦子墨偏偏装作不知道,让众人搞不清楚秦子墨的路数。

“阁主稍等,刚才妾身听到您和几位公子的打赌之事,所以特地下楼来瞧瞧。”

锦绣楼不准闹事,这是规矩。

一方面为了防止事情闹得更大,穆言欢不得不出来看看。另一方面,穆言欢也很想亲眼见识一下内阁之主的模样。

敢动大理寺少卿,一人杀了两百多精兵和领兵将领。发生了这种捅破天的事情,足矣让内阁和阁主秦渊名传天下。

自然,穆言欢对突然冒出来的内阁之主充满了好奇。

“莫非穆姑姑想要让我不收赌金吗?”

秦子墨反问道。

“这些公子涉世未深,阁主就别和他们计较了。今日妾身做东,亲自陪阁主饮一杯酒,并且让浅伶作陪抚琴,阁主以为如何?”

穆言欢能够做到这样,算是给足和秦子墨面子。

白浅伶乃是锦绣楼最出名的清倌人,千金难得一见。

“穆姑姑真是大度哪!居然让白姑娘作陪抚琴。”

锦绣楼的客人们全都用羡慕和嫉妒的眼神看着秦子墨。

余慕白等官宦子弟冷哼一声,觉得是自己等人成全了秦子墨的好事,很是不爽。不过话说回来,他们也没有想到秦子墨竟然就是内阁之主,吓了一大跳。

听说内阁之主是个天不怕地不怕,杀人不眨眼的主。正是如此,余慕白等人才一直沉默不语,免得惹怒了秦子墨。

“然后呢?”

秦子墨的一句话让众人愣住了。

“阁主难道觉得不够吗?”

穆言欢这下有点儿不高兴了,她自认为给足秦子墨脸面了,没想到秦子墨居然根本不领情。

“他们一共五个人,每人五千两,一共欠了我两万五千两银子。穆姑姑仅凭几杯酒就想打发了我,难道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别人或许很在意能够和白姑娘一起聊聊风月之事,弹琴赋诗。可对于秦子墨而言,分文不值。

“你……阁主,你这是非要在我锦绣楼闹事吗?”

好言相劝不听,穆言欢的口风立马一变,有一丝淡淡的威胁。

秦子墨看着穆言欢,笑而不语。

而后,秦子墨的目光移向了余慕白等公子哥:“时间给你们够多的了,想好了吗?”

“你……你这是敲诈。”

一位公子爷指着秦子墨,大声说道。

“就算你是新任的内阁之主,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

余慕白是户部尚书之子,面对秦子墨心里也极为发怵。

“我懒得和你们废话,一句话,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们还是不还?”

秦子墨自踏进锦绣楼的那一刻起,就没打算空着手回去。

想了想昨天发生的事情,一位官宦公子拿出了三千两银票,咬牙道:“愿赌服输,我身上只有三千两了。”

“收下。”秦子墨示意了一眼薛宁,让薛宁将银票收好:“我这儿可以打欠条,没关系。”

薛宁拿着银票的手全都是冷汗,他见秦子墨风轻云淡,心中暗语:“不愧是大人。”

“你们呢?是打算现在给,还是写欠条呢?”

秦子墨的眼里完全没有锦绣楼,看着余慕白等人直接问道。

余慕白等人见无人出面打圆场,只好认栽,黑着个脸:“写欠条。”

先糊弄过去再说,到时候让自家长辈去处理此事。

至于直接给钱,一次结清了,没有人这么想。毕竟五千两不是一个小数目,可以潇洒很长一段时间,能省则省。

“去拿纸墨笔砚,给这几位公子。”

秦子墨十分乐意这些公子哥写欠条,吩咐薛宁。

薛宁立即按照秦子墨的吩咐,将纸墨笔砚摆在了桌上。这下子,薛宁才真正明白自家大人出门让自己带着文房四宝的目的了。

很快,余慕白等人就将欠条写好了。

薛宁将欠条一张张收好,这些可都是真金白银哪!

“把酒钱付了,咱们走吧!”

刚刚才得到了三千两白银,酒钱还是付得起的。

秦子墨走在前面,薛宁紧跟其后。

一道道目光凝聚在秦子墨的背后,似乎很想看透秦子墨。

“阁主大人,京城的水可不浅,小心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穆言欢的颜面被扫,不悦道。

“放心,这水再深也淹不到我。”

秦子墨走到大门口停住了,嘴角有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京城,皇宫御书房。

顾星辰得知了秦子墨踏进锦绣楼的事情,派人传话:“宣秦渊觐见。”

京城暗流涌动,他跑到青楼去作甚?

秦子墨来到了皇宫,走进御书房。

“阁主还有兴趣前往锦绣楼闹腾吗?”

顾星辰放下了手中奏折,遣退左右,御书房内只剩下他们两人。

“君上太抠门了,内阁上下一共就几百两银子,我要是不想办法弄点儿钱,饭都吃不起了。”

秦子墨大大方方的坐在了一边,反驳道。

“你看看桌上的这些奏折,全都是弹劾你滥用私权,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你就一点儿都不着急吗?”

顾星辰没有因为秦子墨的无礼而恼怒,反而还失笑说道。

秦子墨抿了一口桌上摆放的香茶,平淡如水:“小事而已,毫不在意。”

秦子墨曾征战天下,血染沙场,比这种局势要紧张的场面数不胜数。百官弹劾,在秦子墨的眼里不过是一个笑话而已。

“也对,于你而言确实只是一个小事情。”

顾星辰淡然一笑,仿佛想到了多年前厮杀疆场的岁月:“内忧外患,留给咱们的时间可不多了。”

“一切都来得及,放心。”秦子墨胸有成竹,轻轻敲着桌面,若有所思:“待时机成熟,我要召回那些被贬的老兵。”

“八年过去了,他们还有一战之力吗?”

顾星辰眉头一皱,有些担忧和怀疑。

当年秦子墨被公开问斩,其麾下的将领和士卒差点儿没把京城给掀翻了。经此一事,顾星辰贬了许多忠臣良将,还有诸多有战功的将士,才勉强将动荡的皇朝稳住了。

一切都是为了让秦子墨的死变成事实,让世人以为顾星辰卸磨杀驴。

“他们都是百战之兵,时间不会消磨他们的棱角。只待平定朝纲,我定要将他们全都召回。”

这是秦子墨欠麾下将士的情,难以偿还。

若非因为秦子墨,那些将士的结局会完全不一样,肯定是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这些都由你自己去决定,不过前提是不能暴露你的身份。”

顾星辰提醒一句,生怕秦子墨的身份暴露,引得万象宫的注意,那样所有的苦心都将白费。

“嗯,我有分寸。”秦子墨轻轻点头。

“还有一件事,真要在城门口问斩大理寺少卿吗?一旦如此,引起的轰动可不小哪!”

顾星辰一直盯着秦子墨,想要看看他的反应。

秦子墨征战沙场确实是无人能比,但是不代表处理朝政可以得心应手。所以,顾星辰或多或少有些顾虑和担忧。

“必斩!”

乱世当用重典。

一是为了杀鸡儆猴,二是彻底打响内阁的名号,让世人心生畏惧,那样以后办事就更加的方便。

“一切依你,这几日孤感染了风寒,不能上朝。”

顾星辰邪魅一笑,轻揉着额头。

老狐狸!

“君上要保重身体,好好休息几天吧!”

秦子墨深意一笑,缓缓起身,离开了御书房。

与此同时,京城很多世家震怒。

今日锦绣楼发生的事情根本遮掩不住,很快就传遍了整个京城。

足有五位世家的公子被内阁之主敲诈,金额高达两万五千两。

“我倒要看看内阁之主怎么拿这五千两,哼!”

有一些家族不打算认账了,事关颜面,而非五千两这么简单。

“来人,把这臭小子给我绑起来,老夫要是不把你打个皮开肉绽,老夫就不是你亲爹。不好好修行练武,让你跑去锦绣楼丢人现眼。”

一道道惨叫声从镇边将军府传出,府中的下人全身胆寒,暗道公子爷实在是太遭罪了。

“这五千两的欠条我苏家可不同意,小孩子的玩闹而已,当不得真。”

很显然,基本上没有一个世家会将欠条当一回事。

内阁之主这是故意在他们各大世家的脸,怎能让内阁之主如愿呢?

第二天,晨曦破晓。

秦子墨坐镇于内阁府衙,能够察觉到有很多不速之客偷偷打探,想来都是为了大理寺少卿。

因为畏惧秦子墨,暗中打探之人不敢深入内阁,更别提营救大理寺少卿了。

那一天秦子墨大杀四方,可谓是震慑八方,足以让许多势力心生忌惮。

“大人,门外有诸多官员求见。”

薛宁走到了秦子墨的身前,鞠躬行礼。

“我感染了风寒,不便见客。”

秦子墨看着公文,头也不抬的说了句。

“是,大人。”

薛宁深深看了一眼秦子墨,转身离开。

府衙门口,十来个人站着。

薛宁立刻跑到了府衙门口,将秦子墨感染风寒的事情说了出去,不打算见客,让诸位官员离开。

不过,这些官员来者不善,根本不打算就这么离开。

“感染风寒?”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一脸威严,扬声道:“我正好带来了京城最好的郎中,可以给秦大人瞧一瞧。”

说着,老者就要带着身后的人强闯进来。

“大人需要休息,不见客!”

薛宁等内阁侍卫镇守于门口,不让半步。

“瞎了你们的狗眼,这位乃是大理寺卿,许大人。”

老者身边的一个侍从大怒道。

没错,老者就是官居二品的大理寺卿,许良。

此时关押在内阁中的大理寺少卿便是许良的下属,不管是从哪方面来讲,许良都得过来要人。

薛宁等人自然认识大名鼎鼎的大理寺卿许大人,但是他们不能让,坚守自原地:“大人不便见客,请许大人过几日再来吧!”

过几日大理寺少卿都被问斩了,黄花菜都凉了,还有什么可见的。

“开路!”

许良身为二品大臣,身边当然有高手护卫。

嘭嘭嘭——

一番打斗,薛宁等人终究是敌不过许良身边的高手,全都被打退倒飞,受了不小的伤。

轰隆!

一声巨响,内阁府衙的大门被许良身边的高手护卫给踹开了。
“何必呢?”

外面的动静这么大,秦子墨想不听到都难。

许良大步迈了进来,来到了内阁大殿,打算兴师问罪。

“秦大人面色红润,看起来不像是感染了风寒之症。”

许良一入大殿,便做出了一副高傲的模样。

秦子墨看了一眼旁边的捂着胸口的薛宁等人,摇头叹息:“身为内阁之人,修为实力实在是太差了,以后得勤加练习,别把自己的脸丢了,还把我的脸也一块丢了。”

“属下等人学艺不精,请大人降罪。”

薛宁等人弯腰抱拳,紧紧的咬着牙关。

被别人直接闯了进来,当真是奇耻大辱哪!

“行了,一边站着。”

秦子墨对着薛宁等人挥了挥手。

紧接着,秦子墨慢慢起身,将目光移向了许良等人,最后凝聚在了其护卫身上。

“便是你打伤了我内阁之人,一脚踹开了大门吗?”

秦子墨的眼里仿佛没有大理寺卿许良,深邃的眼神让这名护卫感到后背一凉,不敢和秦子墨对视。

护卫没有开口,一直站在许良的身边。

“按照我内阁之法,强闯之人打断双腿,以儆效尤。”

秦子墨一步步的走来,淡漠道:“现在的内阁百废待兴,只好由我亲自出手执行了。”

“秦渊!”一再被无视,许良吹胡子瞪眼,大怒道:“本官身为大理寺卿,就算大理寺少卿犯了律法,也应由本官来审判。”

秦子墨恍若不闻,忽然一步踏出,薛宁手中的利剑落到了秦子墨的手中。

咻!

只见寒芒一闪,一道惨叫声响起,利剑染血。

许良身边的高手护卫直接跪倒在地,双手死死的捂着流血不止的双腿,惨叫着:“啊……”

护卫虽是高手,但根本没有看到秦子墨的出招,双腿经脉就被挑断了。

“想必你就是大理寺的许大人吧!久仰久仰。”

秦子墨将染血利剑扔给了薛宁,波澜不惊。

秦子墨认识许良,八年前的许良还只是大理寺少卿。在秦子墨的印象中,许良没有大才,勉强可以坐镇一方。

对于许良,秦子墨没有什么好感。此人不是什么偷奸耍滑的贪婪之辈,但为人处世太过迂腐,极好面子。

所以,许良一生没有什么大功绩,同样也无大过错。

“你……你竟然敢伤本官的护卫,本官要到君上那里参你一本。”

许良说话都在打颤,看起来是被秦子墨的狠辣手段给震惊到了。

“没关系,许大人尽管去。”

秦子墨无所谓的说道:“不过,许大人强闯内阁,打伤我内阁这么多人,还踹坏了内阁大门。这一笔笔的账算起来,怎么都是我比较受苦吧!”

“你……这是强词夺理。”许良在随从的搀扶下站稳了,指着秦子墨,气愤不已。

护卫一直在低语哀嚎着,眼神狠辣的盯着秦子墨,像是想要将秦子墨给生吞了下去。

“吵死了,把他拖下去。”

秦子墨摆了摆手,示意了薛宁一眼。

薛宁立即上前拿住这个护卫,要将其拖到内阁之外。

“放肆!”

许良大声一吼,上前阻拦。
第一章做到你松为止 熟女的哀羞

此刻,秦子墨一个眼神凝视而来。

霎时间,整个大殿的温度骤降,空气像是凝固了一样。

许良等官员尽皆瞪大了双眼,灵魂颤栗,愣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这是怎样的一双眼睛?

众人如同被深渊给吞噬了,看不见一丝阳光,冰冷和黑暗笼罩在了心头。

薛宁等人都吓了一大跳,而后连忙架着护卫,将其扔到了内阁的大门之外。

当秦子墨收回了目光时,众人的衣衫已经被冷汗浸湿了,喉咙不停的滚动着,吞咽着口水。

“许大人来我内阁,所为何事?”

秦子墨坐回了原位,低眉俯瞰着众人。

许良愣了一下,让自己躁动不安的心平息下来:“希望秦大人能够将人交给我大理寺处置和审问。”

“许大人莫非近日没有上朝,消息不灵通吗?”

秦子墨反问一句。

“此话何意?”

刚刚被秦子墨的眼神给吓了一跳,许良的态度好了很多,不敢或许强硬。

“我乃内阁之主,位列三公,官居一品。内阁有权监察百官,明白了吗?”

秦子墨沉声说道。

“这……”许良怎会不知此事,但是他咽不下这口气,觉得自己以及大理寺的颜面遭受到了践踏和侮辱。

“希望许大人明白这一点,本官乃当朝一品大臣。”

秦子墨很讨厌许良这迂腐好面子的性格,就算许良没有贪污受贿,也间接性的酿成了大错。

“秦大人,京城的水很深,孤立无援可不是什么好事。”

许良可没有胆子对秦子墨动粗,只能隐晦的威胁道。并且,许良有意无意透露出自己可以帮助秦子墨,希望秦子墨可以卖他这个面子。

“京城的水很深,不久前才有人跟我说了这句话。”秦子墨不以为然:“许大人,面对同样的问题,我还是同样的答案,这京城的水再深也淹不到我。”

“你……很好。”许良咬牙切齿,最终只能冷哼一声。

许良打算转身就走,不受这气。

“等等。”秦子墨出声叫停了许良,开口道:“许大人伤了内阁之人,又打烂了内阁大门,就打算一走了之吗?”

“你想怎样?打算把本官也关押起来吗?”

许良质问道。

“那倒不会,只是想让许大人赔偿点儿医药费和修理费而已。”

秦子墨沉吟了一会儿,轻笑道:“不多,赔个八千两就够了。”

“荒唐!”

许良差点儿没喷出一口老血。

“今天要是许大人不赔的话,我会将今日之事如实禀报给君上。届时,可就不是赔八千两这么简单了。”

秦子墨摆明了就是要坑许良一笔,谁叫许良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就得好好敲打敲打。

“本官不受这侮辱,自当如实禀报君上,君上定会明察秋毫。”

许良昂着脑袋,绝不低头。

“哦?是吗?”

下一篇
他一下一下重重的撞着 好大好涨停吧
上一篇
岳潮湿的肥厚李雪梅 月牙儿的大学生活
相关文章
  1. 他一下一下重重的撞着 好大好涨停吧

    数百精兵拦住了去路,长枪斜指。 随后,精兵分开了一条道路,诸多身份显赫的人物缓缓踏来。 长安侯。 镇边将军。 兵部尚书。 暗中有很多世家的耳目观察着,当他们看到出现的这...

    0 2021-09-19

  2. 第一章做到你松为止 熟女的哀羞

    秦子墨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锦绣楼的管事人当然不能坐视不管。 原来公子就是名震京城的内阁之主,如雷贯耳。 一个中年女子从锦绣楼的一间雅阁走出,身后紧跟着六名容颜俏丽的...

    0 2021-09-19

  3. 岳潮湿的肥厚李雪梅 月牙儿的大学生活

    为为什么? 临死前,李将军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胸口的血洞,便从战马上坠到了地面。 秦子墨轻轻拍了拍褶皱的衣角,声音不大不小,传遍八方:内阁之人,监察百官,先斩后奏,皇权...

    0 2021-09-19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