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教室 别急妈又不是不让你玩

二丫 2021-09-19

南玄国,天牢。

禁军副统领带领着上百精兵来到了天牢,手握圣旨,一路畅通无阻。

天牢的深处独立着一座牢房,由玄铁打造而成,坚硬无比。

“打开牢房。”

副统领不知牢房中的人是谁,只知道奉君令行事。

镇守天牢的强者确认圣旨无误,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牢房的大门给打开了。

隆隆隆——

牢房大门有万斤之重,发出了轰隆隆的响声。

等到牢房打开,众人看到了冰冷的铁板上面躺着一个男子。

这个人头发蓬松且凌乱,身上的白色囚服破破烂烂。最重要的是,此人的四肢全都被金刚玄铁给束缚住了,限制了行动能力。

见牢房忽然打开,男子慢慢的从地面前坐起,抬起了一双深邃的眼眸。

众人和男子对视一眼,仿佛陷入到了无尽的深渊中,后背不禁泛出了一层冷汗。

“君上有令,将你押入皇宫。”

副统领将手中的圣旨一抬,保持镇定。

男子名为秦子墨,他听到“君上”二字之时,眼睛露出了凶光。

众人看到了秦子墨的眼神,全身的汗毛竖起,灵魂不禁颤栗。

“带走!”

副统领深吸一口气,下令道。

秦子墨并没有反抗,任由禁军将士拉着自己身上的玄铁链子,一步步走出了冰冷漆黑的牢房。

不久后,秦子墨被秘密押进了皇宫。

皇宫,御书房。

“进去!”

秦子墨的四肢被金刚玄铁缠绕着,被禁军将士推到了皇宫内的御书房。

当秦子墨踏进御书房,看到了坐在龙椅上的顾星辰时,身上的杀意猛然爆发而起,如同野兽一样嘶吼道:“顾星辰!”

君皇名为顾星辰,也就是秦子墨口中之人。

“大胆!见君上还不跪下。”

禁军将士拔刀相向,只要君上一声令下,就会将秦子墨斩成肉酱。

“哈哈哈……”

秦子墨突然仰头大笑,想他当年何等的意气风发,如今居然沦落到了这样的地步,可笑哪!

“将他身上的枷锁去了。”

当得见秦子墨的时候,君上顾星辰的眼神明显发生了改变,激动和欣喜的情绪交织在一起,五味杂陈。

顾星辰下令,立刻就有人将秦子墨身上的枷锁去除了。

没了枷锁的束缚,秦子墨八年来头一次这么轻松。

秦子墨用猩红的眼神盯着顾星辰,双手紧握,随时都有可能冲上去的架势。

四周的禁军将士把秦子墨团团围住,生怕秦子墨会对君上动手。

“都退下吧!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只要没有孤的命令,谁都不准进来。”

顾星辰的眼神从未离开过秦子墨,似乎在竭力压制着自己内心的情绪。

“君上,这……”

众将士面面相觑,甚是担心顾星辰的安危,犹豫了。

“退下!”

顾星辰大手一挥,皇威浩荡,不容置疑。

“是。”众将士不敢忤逆,纷纷退出了御书房。

御书房内,只剩下身形狼狈的秦子墨和顾星辰两人了。

秦子墨是谁?

南玄国昔年的镇国大将军,一个充满了传奇色彩的人物。现如今,却成为了阶下囚,皇朝内无一人认识他。

“顾星辰,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

没有了枷锁的束缚,秦子墨翻手之间就可将顾星辰杀了。

整整八年被关在暗无天日的牢房中,秦子墨的痛楚,谁人能懂?

他为南玄国付出了这么多,却被冠上了一个叛国的罪名。这种事情,怎能不让秦子墨寒心呢?

“若是怕了,孤便不会将你放出来了。”

顾星辰的眼中闪烁着光芒,带着一抹无奈之色。

“我为南玄国付出了多少的心血,为何要给我扣上一个叛国的罪名?”

当年的秦子墨意气风发,周边诸国何人敢不敬。但是现在物是人非,已经没有人认识他秦子墨了。即便是偶尔有人怀念,也只是记得秦子墨叛国不忠君。

“你可还记得八年前的让孤帮你调查的那个人?”

顾星辰没有直接回答秦子墨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秦子墨一直在强忍着自己内心的怒火,他要一个解释。

“自然记得。”八年前,秦子墨让顾星辰调查了一个女子。

八年前,秦子墨笑傲天下群雄。那时候,有一女子来到了南玄国,并且和秦子墨偶然结识了。两人相谈甚欢,成为了好友。

那个女子和秦子墨相处了半年时间,便偷偷的留下了一封书信,不告而别。两人相处了半年的时光,不过始终保持着一份距离,不能靠近。

或许,女子心中有所顾虑,并不想和秦子墨有过多的牵扯。她宛如来凡尘俗世中游戏红尘的仙子,可能从来没有将秦子墨放在心中。

但是对于秦子墨而言,女子在他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因此,他想要知道女子的来历,便让顾星辰去打听女子的下落。

秦子墨推测出那个女子的身份来历并不简单,绝非出自南玄国以及周边皇朝。

言论举止、眼界气质,都是上佳,普通皇朝的女子根本无法相提并论。若真要形容的话,超凡脱俗,宛如画中仙。

“孤查到了她的来历。”顾星辰缓缓的合上了双眼,沉吟道:“她的真名叫墨缘芷,天成剑宗的核心弟子。”

“天成剑宗!”

秦子墨吃惊变色。

天成剑宗,一个真正的庞然大物。若是要形容的话,天成剑宗的一个内门弟子就可以将南玄国搅的天翻地覆。

天成剑宗统御着上千个皇朝,势力庞大,难以想象。

“孤还查到了一件事情,天成剑宗和万象宫联姻,墨缘芷便是联姻的对象。八年前你和墨缘芷相处了半年,虽未发生什么,但却足以引起万象宫的某些人不悦。”

万象宫和天成剑宗的实力底蕴相差不多,两宗联姻结盟,自然是天下一大幸事。自然,联姻之事不能够留有污点,很多门中弟子愿意清理掉秦子墨这个蝼蚁。

秦子墨微微张开了干裂的嘴唇,静静的看着顾星辰,一言不发。

“孤通过各方调查,发现一些万象宫的弟子已经偷偷的来到了南玄国。万般无奈,孤只有出此下策,给你扣上了一个叛国的罪名。”

“你秦子墨功高盖主,孤害怕皇位不稳,唯有给你扣上一个叛国的罪名,当着天下人的面斩了你,孤的皇位才可高枕无忧。”

说着说着,顾星辰的眼眶不觉间泛起了一层水雾,声音略显哽咽:“自此以后,天下人视孤为昏君,唯有如此,孤才可坐实了你秦子墨被问斩的事实。”

秦子墨的身体微微发颤,这就是他被秘密关押了八年的事实吗?这真的是一切事情的来龙去脉吗?八年的暗无天日,让秦子墨没办法相信顾星辰的片面之词,保持着怀疑:“你可以告诉我的,在八年前就可以告诉我的。”

“孤告诉了你,以你的脾性定然会和万象宫的人起了冲突,到时候将会酿成大错。不仅是你要死,连同南玄国的无数百姓也会惨死。”

“这些年,孤没有去见你,也没有将这件事告诉你。一来是害怕被万象宫的人察觉到了真相,二来是唯有仇恨才能让你在那黑暗的囚牢中撑过来。”

顾星辰跌跌撞撞的坐回了龙椅,喘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八年来,孤将知道你还活着的人全都处理了,防止走漏风声。普天之下,只有孤一个人知道你秦子墨还存活于世。”

顾星辰将这件事憋了整整八年,他承受的折磨其实并不比秦子墨要小。

亲手将自己的镇国大将兼至交好友送入天牢的最深处,顾星辰的心里会很好过吗?

为了防止秦子墨做出傻事,顾星辰派人将金刚玄铁扣在了他身上。同时不让任何人和秦子墨接触,每日的饭食都是通过一个小口送进去,但凡说一句话便会被问斩。

所以,没有一个狱卒敢和秦子墨说话。如此一来,自然就不会有人得知秦子墨被关押在天牢的最深处。

顾星辰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做了太多太多的准备,时刻都紧绷着心神,担心露出了破绽。

“曾随我南征北战的那些将士呢?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渐渐地,秦子墨身上的戾气消减的一大半。不过,着并不代表秦子墨完全相信了顾星辰的话,这些事情他会亲自去查个清楚。

“放心,他们都是我南玄国的功臣,孤没有杀了他们。但是,为了稳固朝堂局势,孤将他们都贬为庶民了,流放千里之外。”

顾星辰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秦子墨能够活下来。

秦子墨的双手微微颤抖,他不知是否该相信顾星辰的话,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呆滞的状态。

他恨了顾星辰整整八年哪!

到头来,他恨错了人,还应该感谢顾星辰吗?

八年的暗无天日,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黑暗的吞噬。要不是心存希望和恨意,秦子墨不知道自己能否坚持下来。

“为何现在把我放出来了?难道不怕万象宫知道了吗?”

秦子墨依然没有全信顾星辰的话。

顾星辰早就猜到了秦子墨会产生质疑,毕竟秦子墨被关在冰冷的天牢中整整八年,那种痛苦不是几句话就能够抵消得了。

“半年前万象宫遭遇大难,自身难保,怎么可能还记得咱们这些小人物呢?”

一直以来,顾星辰害怕泄露的风声,自己一次都没有去天牢看过秦子墨。而且,同样没有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给秦子墨。

这件事,多一个知道,就多一分风险。

“万象宫出什么事情了?”

秦子墨皱眉问道。

“不知道,万象宫那般层次的大势力的争锋,不是我南玄国可以插手和了解的。”

顾星辰轻轻摇头,确认了很多遍才敢将秦子墨从天牢中放了出来。

“我该相信你吗?”

秦子墨紧了紧双拳,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

“你应该相信。”顾星辰缓缓点头:“凭借你的本事,想要调查清楚这件事情没有多大的困难,孤没有任何理由欺骗你。你要知道,孤若是真的希望你死,八年前就不会把你隐秘的关押起来了。”

为了让秦子墨逃过一劫,顾星辰付出了太大的代价。

即便如此,顾星辰也不曾有过后悔。他要秦子墨活着,因为秦子墨是顾星辰唯一认可的朋友,仅此而已。

“我会查个一清二楚。”

秦子墨暂时将心中的愤恨压制了下去。

其实在看到顾星辰的那一刻起,秦子墨就相信他了。要是顾星辰真要秦子墨死的话,没有必要等到今天。

“南玄国目前的局势很不好,孤希望你可以回来。”

顾星辰解释了八年前的叛国之罪,直接说明了来意。

八年前,大将军秦子墨“叛国”被问斩了,动摇了南玄国的根基。周边皇朝趁机对南玄国的各个方面打击,久而久之,南玄国渐渐的支撑不住了。

再加上皇朝内官员的腐败,南玄国可能有灭国之危。

如此,顾星辰再三斟酌,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秦子墨的身上了。

秦子墨沉默,静静的看着顾星辰。

“因为你的缘故,朝堂震荡,到如今孤也没办法掌控了。你这不是帮孤,而是帮南玄国的亿万子民。”

顾星辰和秦子墨对视了很久,沉吟道。

“我的身份,不能暴露。给我安排一个合理的身份,官职。”

秦子墨合眼思考了很久。

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秦子墨一定会亲手查个水落石出。

在此之前,秦子墨愿意暂时相信顾星辰。

“孤已经安排好了,特设一个新的机构,名为内阁,监察百官,清理朝堂,有先斩后奏之权。”

顾星辰拿起桌上的一块白色龙形的玉佩,抛到了秦子墨的手中:“你为阁主,化名秦渊。”
宝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教室  别急妈又不是不让你玩

同时,顾星辰将手里的一叠纸递给了秦子墨:“这是你的身份信息,不会有任何人怀疑。另外,里面还有一些内阁的成员,你自己慢慢看吧!”

里面不仅有秦子墨的假身份信息,还有南玄国一些贪腐官员的详细介绍。

偌大的朝堂,贪腐官员太多了。顾星辰不是不知道,而是不能动。一旦动了,将会加剧南玄国的动荡局势。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因为秦子墨归来了!第二天,南玄国早朝。

“参见君上。”

皇宫大殿,百官恭迎顾星辰。

“平身吧!”

顾星辰微微抬手,示意百官起身。

“谢君上。”

百官早已习惯了朝堂的礼数,面无表情。

“今日早朝,孤要宣布一件事情。”顾星辰扫视了一眼群臣,扬声道:“自今日起,设内阁一职,有监察百官之权,内阁阁主官居一品,位列三公。”

哗——

一瞬间,朝堂大震。

百官目瞪口呆,而后便有人上前半步:“君上,此举影响过大,应该再好好商榷一番哪!”

“请君上三思!”

“三思哪!”

突然冒出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内阁,许多官员都闻到了不寻常的味道,眉头一紧。

更让群臣大惊的是,内阁的阁主地位,居然堪比三公,官居一品。这不摆明了是要踩在文武百官的头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孤不是在和你们商量,而是通知你们,明白吗?”

秦子墨归来,顾星辰根本不用担心朝纲大乱的后果。南玄国的朝堂,该好好清理一下了。

“宣内阁阁主,秦渊!”

顾星辰冷哼一声,转头对着身侧的太监说道。

“宣秦渊!”

太监通报,声音如浪潮滚滚,传到了金銮大殿之外。

百官听到此处,更加懵了。就算要成立内阁,理应从百官中挑选高官来任职阁主一位吧!秦渊,是何许人也?

百官之中,绝无此人!

文武官员都屏住了呼吸,转头望向了大殿之外。

秦子墨身着官袍,不急不缓的从大殿外走了进来,目不斜视,径直来到了大殿中央。

然后,秦子墨微微俯身,行礼道:“见过君上。”

“大胆,见君上而不行跪拜之礼,其罪当诛!”

突然,有一个官员冲了出来,大义凛然的说道。

秦子墨回头看了开口的官员一眼,便让其灵魂颤栗,不敢直视。

虽一言不发,但秦子墨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过于凌厉,让朝臣不禁窒息。

事关利益,朝堂之上的许多官员都不愿让一个陌生人突然踩在自己的头上了。因而,许多官员附和道:“按照我朝律法,朝堂之上见君不跪,乃是大罪,按律当斩。若是此人位居一品,恐动摇国本哪!”

一个个将秦子墨说成了十恶不赦之人,好像必须得将秦子墨给斩首示众方能平息怒火,稳固朝堂局势。

动摇国本?

顾星辰心中冷笑,正因为朝堂上有这些蛀虫,所以皇朝才会岌岌可危。

秦子墨依旧沉默不语,恍若不闻。

“都说完了吗?”顾星辰扫视了一眼众人,开口道:“秦渊乃内阁阁主,早在很久以前,孤便已经准许他见君可不跪了。”

顿时,群臣大惊,一时无语。

见君不跪,这可是极高的恩赐了,即便是当朝宰相都没有这个特权。眼前的这个秦渊,到底是何人?

有一些官员猛然间想到了被埋葬于岁月中那个人,同样可以见君不跪,位极人臣。而且,那个人也是姓秦。

胡思乱想了一下,一些官员将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给抛诸脑后了。

八年的时间,在秦子墨的容颜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所以,当今天下,除了顾星辰以外,谁也不可能知道秦子墨的真实身份。

毕竟,谁也不会将秦子墨和一个叛国被斩的死人联想在一起。

“君上,臣从未听说过秦渊此人,不知他有何能力胜任内阁阁主一职?”

开口之人乃是礼部尚书,位列九卿,权势滔天。

“臣也不曾闻秦大人之名。”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官员开始出声。

“秦渊大人,以前貌似不是百官之列吧!”

内阁一旦建立,必将会影响无数人的利益。而且,很多官员都猜到了秦渊是顾星辰手中的一柄剑,就是为了对付朝中大臣。

如此情况,但凡做过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的官员,都不可能想让内阁成立,更加不愿让秦子墨任职。

“尔等可是在质疑君上的决定?”

秦子墨要是在不出口,可真就被百官齐到头顶上面了。

“臣等自然不敢,只是想知道秦大人的办事能力而已。”

一位官员避开了顾星辰的问题,剑指秦子墨。

新立内阁,有监察百官之权,这么大的权势让百官不得不反对。要是内阁之主是自己人担任也就罢了,可突然冒出来了一个秦渊,出乎意料。

“我的能力,你们会知道的,不要急于一时。”

秦子墨意味深长的一笑。

百官看到了秦子墨的这一道笑容,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冷颤。莫名间,众人像是坠落到了万丈深渊,惶恐不安。

“好了,都别争执了。”顾星辰可不想在听到百官的叽叽歪歪,直接起身道:“此事已定,谁也不能改变。”

君令一下,金口玉言。

内阁正式成立,而阁主则是有秦子墨担任,也就是秦渊。

内阁设立在京城的北街,威严庄重。

退朝以后,百官之中,有人欢喜有人愁。一些官员暗地里商议该怎么应付新设的内阁,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晾着!

内阁办事,难道不需要其它的部门协助吗?

如果内阁想要站在六部之上发号施令,那就别怪某些人阳奉阴违了。各大部门根深蒂固,一个新成立的内阁没有任何的底蕴,有何可惧。

就算内阁拥有监察百官之权,可内阁的风春草动皆被人监视着,自身难保。

“秦渊?派人好好查一查他的来历。”

“秦渊此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定要给我查个一清二楚。”

“查!”

京都的许多地方,都发生着类似的一幕。

下一篇
太大了小喜涨死了 bl尿出来了呜呜呜
上一篇
做得你下不了床 唔小东西你里面真紧
相关文章
  1. 太大了小喜涨死了 bl尿出来了呜呜呜

    与此同时,位于北街的内阁府邸。 秦子墨坐在一张凳子上面,身前站着二十五个人。 这二十五个人是顾星辰给秦子墨配的属下,个个实力不俗,值得信赖。不过,这些终究是顾星辰的...

    0 2021-09-19

  2. 宝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教室 别急妈又不

    南玄国,天牢。 禁军副统领带领着上百精兵来到了天牢,手握圣旨,一路畅通无阻。 天牢的深处独立着一座牢房,由玄铁打造而成,坚硬无比。 打开牢房。 副统领不知牢房中的人是谁...

    0 2021-09-19

  3. 做得你下不了床 唔小东西你里面真紧

    付清欢一愣,她从来没有想到,母亲留着的这串数字,竟然是向她表达自己的位置。 段彤彤说:这是经纬度,地址是城西一处废弃的旧楼房,我派人去探查了一下,却发现周围有不少人...

    0 2021-09-18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