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小青梅po 《深不可测》金银花露结局

二丫 2021-07-15

“子墨的医药费,你都知道了是不是?”

我被宫冽这个样子用力的掐住下巴,有些难受,

“是啊,我都知道。”宫冽很直白的回答我的话。

早就知道,事情的结果会是这个样子了,我咬唇道。

“明天中午,你能不能将钱交了。”

“我有什么好处?”宫冽懒懒的看着我,笑得异常邪魅道。

我早就知道宫冽想要的是什么,他就是喜欢看到我受尽屈辱的样子,宫冽只想要在我的身上,发泄自己的怒火,不是吗?

“告诉我,我能有什么好处?或者说,我亲爱的晚晚,你能够给我什么?”

宫冽靠近我,手指轻轻的在我的脖子上滑动着,笑得异常恣肆道。

被宫冽这个样子对待,我不由得睁开眼,目光有些哀戚甚至是冷漠的看着头顶笑得像个恶魔一般的宫冽。

宫冽的目光,甚至是宫冽的眼神,都在暗示着我什么?

看着我的动作,宫冽却始终都没有丝毫的表情,只是任由我服侍着。

“就只有这些吗?晚晚?你应该知道,这些对于我来说,是吸引不了我的?”

宫冽笑得有些冷漠道。

我最终没有办法,只好用了宫冽最喜欢的方式服侍宫冽。

很快,宫冽便发出一声的满意的声音。

我看到宫冽的喉咙不由得一阵滑动起来,很快便将我压在身下,。

“疼。”

宫冽的动作,让我不由得低呼了出来。

我是真的疼。

想必此刻我的整张脸都扭曲成了一团吧?

我的双手,泛白的紧紧的抓住宫冽的手臂。

他大手掐住我的下巴,看着我五官微皱的样子,声音冷漠而嗜血道。

“乔安晚,这是你欠她的,是你应该承受的,如果不是你这么狠心,她怎么会死?”

宫冽嗜血的咆哮,让我微弱的睁开眼睛,眼眸有些僵硬的转动着。

宫冽凶残的像是野兽一般的咆哮,震得我的大脑,有些恍惚的渐渐的回过神。

是了,我怎么忘记了?

小宁……是我害死的。

宫冽就是因为这个事情,才会一再的折磨着我吧?

乔安宁,我的双生子妹妹,在五岁的时候,掉进海里死了。

三年前,如果不是因为急需用钱,找到了宫冽。

我或许一辈子都不知道,宫冽竟然爱着乔安宁。

我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三年前的那一幕。

当时我怀惴着不安的心情,在鎏金院等着宫冽的到来,宫冽撕掉我的衣服,粗暴的对待了我之后。

宫冽吼出这么一句话。

他说,乔安晚,你这个蛇蝎的女人,十五年前,你害死了自己的亲妹妹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有这么一天?

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我和宫冽,开始了契约的地下关系。

我的妹妹啊,是被我害死的。

还小的我,一直很羡慕妹妹可以被乔家的老爷子喜欢,被自己的妈妈呵护着。

明明是双生子,可是,我却被遗忘了。

那个时候,年纪还小的我,心生嫉妒。

再一次去海上游玩的时候,我不小心害死了乔安宁。

这些年,我也一直承受着这些痛苦和折磨,我甚至觉得,自己就是做了一场梦罢了。

可是,宫冽的存在,像是时刻的在提醒着我以前做的那些事情一般,一遍遍的,在提醒着我狠毒的心。

……
“姐姐,我们去捡贝壳吧?”

两个穿着同样公主裙的女孩手牵着手,一起在海里走。

其中一个长相比较活泼的女孩子,朝着性格有些沉闷的孩子说道。

沉闷的女孩子抬起头,看了活泼的孩子,突然伸出手,将女孩推进了波浪中。

“哗啦啦。”

海浪的声音,还有叫声,一遍遍的,在耳边响起。

“姐姐,救命……姐姐……”

“啊。”

我尖叫了一声,从床上惊醒过来。

我有些惊魂未定的看着自己此刻躺着的地方?在看到熟悉的摆设之后,我才发现,自己竟然做梦了。

我抚了抚额头上的冷汗,动作有些艰难的从床上下来,却发现,此刻自己的身上,竟然没有穿任何都衣服。

身体疼的我整张脸都惨白起来。

我虚弱无力的靠在身后的床上,眼眸有些虚无的看着窗外。

我究竟是有多久,没有梦见小宁了?

久到,我都忘记了,自己曾经有一个双生子的妹妹了?

如果不是昨晚上宫冽失控的朝着我大吼的话,或许我不会想起这些被自己刻意隐藏起的往事?

我拖着疲惫的身体,一步步的朝着浴室走去。

看着浴室镜子中的自己,我不由得苦笑了一声。

我身上的那些痕迹,看着还真是有些触目惊心了。

我清楚的知道,宫冽是将所有的怨恨,都发泄在我的身上了。

我是应该为了小宁赎罪。

我闭上眼睛,心却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攥住了一般。

我洗完澡之后,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艰难的穿好衣服,才想起今天要给宫子墨交医药费。

不知道昨晚宫冽有没有给宫子墨交钱。

我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便给医院那边打电话。

在确定宫冽已经将医药费给全部交清了之后,我才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

我刚放下电话,就接到了闺蜜安娜的电话。

“小晚,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他的小青梅po 《深不可测》金银花露结局
“怎么了?我现在在外面。”

我迈着步子,脑袋有些发晕道,。

昨晚宫冽做的有些凶狠了,我的浑身上下都有些虚浮。

“啊……你怎么还在外面?你难道忘记了,今天你要来环球这边试镜的吗?”

安娜在那边不由得大叫起来。

听到安娜的大叫声,我的脑仁不由得有些轻微的刺痛。

“安娜,你小声一点。”

“好吧,你快点过来,我正在环球这边等你,今天可是决定我们前途的时候。”

安娜火急火燎的朝着我吩咐了一声之后,便将电话给挂断了。

听着电话的嘟嘟声,我顿时一阵头疼起来。

我刚走出房门,便撞上了一身旗袍的王芬。

王芬三十岁,嫁给了大她三十岁的宫老爷子。

成为了宫家的“老夫人”,也就是宫冽名义上的继母。

“呦,昨晚被宫冽好好的折腾了一番吧?真是不要脸的东西?”

王芬妩媚动人的脸上,带着一抹嫉恨,朝着我说道。

“王姨,你这是羡慕?还是嫉妒?”我已经习惯了王芬时不时对着自己带刺的话

可是,我乔安晚也不是任人欺负的女人,王芬每次在我的面前,都讨不到什么便宜。

“你……不要脸。”王芬听到我的话之后,一双眼眸,带着愤怒和阴毒道。

我撩动着自己的头发,精致的下巴高高的抬起道。

“我不要脸?也不知道是谁,在一年前爬上自己继子的床?要说不要脸的人,也不知道是谁?”

王芬被我的话,顿时噎住了。

一年前,王芬寂寞难耐,就想要爬上宫冽的床,却被宫冽赶出去了,刚好被我看到了。

自从那次之后,王芬更是将我看成眼中钉肉中刺。

“我是爬了宫冽的床又怎么样?起码我比你干净,不像是你,背着自己的姐姐,和自己的姐夫在一起,乔安晚,你更加不要脸。”

“啪。”

王芬的话音刚落下,脸上已经被我甩了一巴掌。

甩完之后,我甩动着自己的手指,笑眯眯道。

“真是对不起了,我这个人,就是很不喜欢有口臭的人。”

“乔安晚,你敢打我?”

王芬捂住自己的脸,一双眼睛满是毒辣的瞪着我道。

“咦?难道你的脸不痛?看来我刚才下手有些轻了。”

听着王芬还这么嚣张的样子,我不由得幽幽的看着王芬,再度甩了王芬一下,这下两边的脸都对称了。

王芬气的脸都绿色,举起手,就要反击的时候,我已经抓住了王芬的手腕。

“王姨,你可要想清楚,打了我,你会有什么下场。”

“乔安晚,你有什么好得意的?你这个贱人,你总有一天,会被宫冽抛弃的。”

王芬身体僵硬,目露凶光的看着,不由得朝着我恶毒的咒骂道。

我是宫冽的女人,就算是借给王芬一百个胆子,王芬自然不能对我动手。

“那么,我会铭记你的祝福的。”

听着王芬对我的咒骂,我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推开王芬,挺直脊背,一步步的走下楼。

可是,我却没有看到,王芬在摸着自己被我打的发麻的脸,一双眼眸,满是凶狠的瞪着我的背影,那种目光,仿佛要将我生吞活剥了一般。

“不要脸啊?”

我摸着自己的脸,想到刚才王芬对自己极度的咒骂,不由得低声笑了起来。

一阵秋风吹过来,从我的身边,悄然无声的划过。

……

“小晚。”

我走出了鎏金花园之后,直接拦下计程车,让司机送自己去了环球。

谁知道,刚走下车,便已经被等的不耐烦的安娜给抱住了手臂。

被安娜猛烈的撞击了一下,我的嘴角猛地一抽,看着一身红色针织裙的安娜说道。

“安娜,你慢点。”

“慢什么?马上就要轮到你了,你怎么穿这么朴素的衣服啊?”

安娜那张漂亮的脸上满是不悦的朝着我说道。

我听到安娜的话,有些无语的揉着自己的额头。

我穿的衣服,还是昨天的衣服,也没有刻意的准备。

其实,对于这一次选「谋妃天下」的女主角,我也没有抱任何的希望,但是因为被导师推荐到了这里,我也就过来试试看。

对于这一次的试镜,我也没有抱很大的希望。

毕竟我只是一个新人,没有什么表演基础,去了也就是看看眼界罢了。

“天啊,好多人。”
下一篇
有肉值得熬夜看完的古言 公主殿下好软
上一篇
善良的女秘书 玉蒲团之偷情宝鉴
相关文章
  1. 有肉值得熬夜看完的古言 公主殿下好软

    安娜抱着我的手走进等候室的时候,外面清一色的都是美女。 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异常的漂亮。 反观我和安娜两个人,则是显得异常的普通。 先在一边坐着吧。看了看四周那些生...

    0 2021-07-15

  2. 他的小青梅po 《深不可测》金银花露结局

    子墨的医药费,你都知道了是不是? 我被宫冽这个样子用力的掐住下巴,有些难受, 是啊,我都知道。宫冽很直白的回答我的话。 早就知道,事情的结果会是这个样子了,我咬唇道。...

    0 2021-07-15

  3. 善良的女秘书 玉蒲团之偷情宝鉴

    小姐,你的卡里现金不足一万。 从宫子墨的病房出来之后,我便直接去了银行,谁知道,我的卡里,竟然只有不足一万。 怎么可能交医药费? 我将银行卡取出来,朝着银行人员笑了笑...

    0 2021-07-15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