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女秘书 玉蒲团之偷情宝鉴

二丫 2021-07-15

小姐,你的卡里现金不足一万。”

从宫子墨的病房出来之后,我便直接去了银行,谁知道,我的卡里,竟然只有不足一万。

怎么可能交医药费?

我将银行卡取出来,朝着银行人员笑了笑,便离开了银行。

外面的空气有些冷,深秋的天气,总是那么的阴凉。

我用力的拢紧自己的衣服,瓷白的肌-肤上,蒙上一层忧郁的颜色。

宫冽。

最终,我还是要找上宫冽。

……

“宫冽……姐夫……你在什么地方。”

我站在街头的位置上,冷风一阵阵的从我身边的位置划过,撩起我肩膀上的长发。

在拨通了宫冽的电话之后,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朝着宫冽询问他此刻的位置。

今天是宫冽和乔怜的订婚大日子,宫冽是不是在陪着乔怜?

可是,我却必须在这个时候打扰宫冽,因为宫子墨的医药费不可以等。

许久都没有听到宫冽的回答,我正想要挂断电话去宫冽经常去的御景湾找的时候,然而,电话那端,却在这个时候,传来一声异常柔美入骨的女人的声音。

“宫少……”

“嗯?”

宫冽的声音,有些微微的上扬,带着些许轻佻的气息,喑哑而暧昧晦涩。

听到宫冽发出这种声音,我的声音戛然而止,握住电话的手指,中软的一紧。

我原本就被冷风吹的有些僵硬的脸,更是带着些许薄冷的俏脸,在冷凤下,更是一寸寸的像是要被冻结一般。

我重重的咬住嘴唇,手背上浮起一些青筋。

就算是没有看到宫冽此刻在干什么,可是,我都能够想象到,傅冽此刻只怕是左拥右抱吧?

想到宫冽此刻正在干什么,我不由得带着一丝的厌恶,清冷的杏眸,像是北国的冰雪,寒冷而孤寂。

“你说……我在哪里?”宫冽轻佻眉梢,撩人声线带着一丝沙哑。

从冰冷的电话传过来,显得异常的妖媚好听。

而我也能够从电话的那边,听到女人娇喘的声音,还有女人欲迎还拒的声音。

“讨厌啦,宫少,你好坏……”

“怎么坏了?”宫冽一双凤眸邪肆横生,冷峻深刻的俊脸上,带着丝丝凉薄的气息。

宫冽像是故意要让我听到一般,就连动作什么,都要通过电话那边传给我。

我听着电话那边细微的抽气声,就知道,此刻躺在宫冽怀里的那个女人,只怕已经被宫冽迷得晕头转向,找不到东南西北了吧?

在我冷漠而厌恶的想着的时候,电话那端,再度传来女人娇媚入骨,甚至异常大胆的声音。

“宫少?”

“这么快就想我了?是我没有喂饱你?”

“讨厌啦,只怪宫少你太厉害了。”

听到电话那边不堪入目的声音。

我只是冷笑一声,冷白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姐夫,我有事情要和你商量。”

“商量什么?”宫冽懒洋洋的声音,从电话的那段传来。

“我在鎏金院这边等你。”我想了想之后,不由得面带厌弃道。

鎏金院这边,也是我和宫冽两个人经常过夜的地方。

虽然不愿意,但是,总比在御景湾要更好?

“可是,你也听到了,我现在有点忙。”

可是,宫冽只是冷漠的笑了笑。

却不知道为何,这个时候,宫冽的声音骤然的低沉和暗沉的下来,很快,便听到电话那边传来女人的低呼声,我还以为宫冽在和女人做那种事情。,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满眼都是恶心,就要挂断电话的时候,宫冽似乎知道我心中所想的一般
“乔安晚,你要现在挂电话?那么,明天宫子墨可就不好受了。”

听宫冽这个样子说,我便知道,原来,所有的一切都逃不过宫冽的掌控?

是了,我怎么忘记了?整个京城发生的事情,怎么可能会瞒过宫冽?

我不甘心的咬住嘴唇,闷声道。

“你想要怎么样。”

“五分钟,御景湾二楼帝王包厢,过时不候。”

冷漠的说完,宫冽便将电话给挂断了。

我死死的盯着自己手中的手机,一张脸,冷的有些僵硬甚至可怕。

最终,我只能无力的拦住了出租车,报上御景湾的地址。

……

“啪嗒啪嗒。”

五分钟一到,

我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宫冽的包厢。

打开包厢之后,扑面而来的,不是男人的烟味就是女人的香水味,各种味道交织在了一起,让我的脸上不由得带着些许的厌恶。

我冷下脸,无视不远处不堪入目的表演,直接走到了左拥右抱的宫冽的身边。

宫冽左右两边都坐了两个女人,姿色不一,但是可以看出,都是尤物。

宫冽黑色的衬衣,有些凌乱,露出性感张狂的胸膛,凌乱的黑发,在靡丽的灯光下,更是显得异常的邪魅逼人。

这个样子的宫冽,像极了午夜下的食人花,阴暗,嗜血,甚至妖冶深沉。

“姐夫,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借你一点时间。”

相比较满室的靡丽,我却一身浅色的针织裙。

殊不知,这个样子的我,在他们的眼中,却像极了落入凡尘的仙子,清冷,纯情。

让包厢内其他的纨绔子弟不由得吹起口哨。

他们或许见惯了这些虚以委蛇的女人,对于我这种清汤挂面的美女,也是非常新奇的。

“呦?这位就是宫少你的小姨子?长得不错啊?”

一个油头粉面的男人,看着我,轻佻的吹起口哨道。

听到那个男人的话,我的眉心不由得一皱。
善良的女秘书 玉蒲团之偷情宝鉴
我没有理会那个男人的话,只是将目光看向了宫冽。

我现在只想要宫冽的一句话。

宫冽懒洋洋的看了那个男人一眼,只是一眼,原本还面带微笑的男人,顿时不敢在多说一个字了。

他们可以在一起玩,可以说一下无伤大雅的笑话。

但是,却没有人,真正的去挑衅宫冽的权威。

“晚晚,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有点忙?”

宫冽说到忙的时候,眼稍带着些许暧昧的看着我。

我怎么会不知道宫冽说这话的意思?

挣扎了许久之后,我才下定决心。

深深的呼出一口浊气,上前道。

“今晚,我什么要求都会答应你。,”

什么都答应?

真是让人浮想联翩的话语?

在场的那些男人,不由得用一种异常暧昧的目光盯着宫冽和我两个人。

宫家和乔家联姻的事情,甚至是宫冽和乔怜订婚的事情,整个京城的人,有谁不知道?

可是,豪门世家里,不乏有这些事情发生。

而大家,都已经习惯了这些事情,自然对于我和宫冽两人之间的事情,非常的了解。

男人嘛,要的就是刺激。

家花哪里有野花香?

“什么都答应?”听到我的话,宫冽的眼角不由得一阵邪肆的挑起,料峭俊美的脸上也浮起一层暧昧。

让人有些晦涩不明起来。

我被宫冽用这种目光扫射着,整个身体都绷得有些紧。

我咬住嘴唇,没有继续说话了。

宫冽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松开怀中妖媚的女人,靠近我。

“晚晚,告诉我,真的什么要求都会答应吗?”

男性异常邪魅的呼吸,落在我的脸上,让我的脸颊不由得一热。

而宫冽身上夹杂着女性劣质香水的味道,同时也让我的眉梢,带着些许的厌恶。

我掩下心中的厌恶,冷淡道。

“是。”

为了宫子墨可以活下去,我已经无所谓了。

毕竟,宫子墨会变成这个样子,也是因为……

“既然这个样子,晚晚,你可要让我尽兴呢?”

宫冽低笑一声,浑厚好听的声音,让人整个身体都像是被牵引了一般。

“宫少?”

听到宫冽要离开包厢,原本还想要卖力的侍候宫冽的两个妖媚女人,顿时有些不满意的叫着宫冽的名字。

宫冽回头,阴冷的眸子扫了那两个女人一样,那两个女人顿时噤声,不再言语。

“你们随意,我先走了。”

宫冽回头抱着我的身体,朝着包厢内的人说道。

那些人只是了然的点点头,目送着我们离开的背影之后,他们便再度的嗨起来。

我想,他们都是聪明人,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他们在清楚不过了。

“姐夫,你放我下来。”

我被宫冽像个小孩子一般抱着,浑身有些不自在的扭动着身体道。

宫冽眼眸微沉的看了我一眼,声音微冷道。

“闭嘴。”

两个字,顿时让我安静了下来。

我现在是有事情要求着宫冽,自然不能够惹宫冽生气。

“老板。”

走出御景湾之后,冷血已经将车子开到了宫冽的面前。

宫冽将我放在车上,面无表情的朝着冷血说道。

“去鎏金花园。”

鎏金花园地段,是宫冽的别墅,除了宫冽的继母王芬之外,就是一些佣人。

“宫冽。”

听到要去鎏金花园,我有些紧张的叫着宫冽的名字。

虽然王芬早就知道宫冽和我的关系,但是,我还是不想去鎏金花园的那个别墅。,

“怎么?不愿意去别墅?还是你更喜欢在鎏金院?”

宫冽将嘴唇靠近我,笑得异常凉薄和恣肆道。

听到宫冽这个样子说,我的脸上带着些许的难看。

“随你。”

最终,我才疲惫的朝着宫冽说道。

谁知道,宫冽却用一种异常鬼魅的目光盯着我。

我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就要推开宫冽的时候,宫冽却在这个时间,将我压在座椅上。

宫冽的手指,异常的滚烫。

被宫冽这种高温侵袭着,我不由得伸出手,抓住了宫冽的手,声音带着些许颤抖道。

“宫冽。”

我不想要在车上,虽然前面的冷血什么都不会说,可是人的灵魂呢?

我已经在宫冽的面前,没有丝毫的尊严了。

可是,我也绝对不会允许宫冽将自己最后的一点自尊拿走的。

“害羞了?”宫冽握住我的下巴,将我的脸,挪到了自己的面前。

宫冽的眼眸,异常冰冷凶狠的看着我的脸,漆黑的眸子,像是要将我整个人吞噬掉一般。
下一篇
他的小青梅po 《深不可测》金银花露结局
上一篇
古代全是肉的糙汉文 折腰蓬莱客 h
相关文章
  1. 他的小青梅po 《深不可测》金银花露结局

    子墨的医药费,你都知道了是不是? 我被宫冽这个样子用力的掐住下巴,有些难受, 是啊,我都知道。宫冽很直白的回答我的话。 早就知道,事情的结果会是这个样子了,我咬唇道。...

    0 2021-07-15

  2. 善良的女秘书 玉蒲团之偷情宝鉴

    小姐,你的卡里现金不足一万。 从宫子墨的病房出来之后,我便直接去了银行,谁知道,我的卡里,竟然只有不足一万。 怎么可能交医药费? 我将银行卡取出来,朝着银行人员笑了笑...

    0 2021-07-15

  3. 古代全是肉的糙汉文 折腰蓬莱客 h

    京城,鎏金花园。 低调奢华的房间里。 宫冽强壮的手臂,紧紧的环住我的腰身。 我被宫冽这种放肆的举动,弄得整个身体微颤。 楼下传来宾客道喜的声音,可是,楼上的我和宫冽,却...

    0 2021-07-15

返回顶部小火箭